年老地球创造论 Old Earth Creationism(上)

星期二, 七月 13, 2010 17:03
Post by 清从    

作者Author:纽曼Robert C. Newman

立场概览

一、我对创进之争的个人立场

在创进之争中,我个人所持的立场是:我是一位年老地球创造论者。身为年老地球创造论者 (old earth creationist),我认知地球和宇宙受造的时间远比基督徒传统所信的几千年前古远得多;我认为地球的年龄大约有四、五十亿年。而宇宙的年龄大约有一、二百亿年之久。

身为一位年老地球创造论者,我相信无引导的进化无法产生目前的宇宙,无法产生宇宙本身、生命、生命的多样性,也无法产生出人类。我也不相信神导进化是上帝所选择用来创造的方式;最低限度,祂不会藉进化来产生各种动植物间的大幅差异,也不会藉之以产生人类。理论上,上帝能够在几天之内(甚至不需任何时间!)借着神迹创造万物,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借着引导纯自然过程创造万物;只是我不认为既有的圣经或科学证据提示说:祂单单只使用了这二者之一。在我看来,上帝却是用了二者之间某种的组合来建造这个宇宙;祂用了超自然干预 (supernatural intervention) 和护持性引导 (providential guidance) 二者的某种组合来建造了这个宇宙。祂这样做也许是为了让这个宇宙能够凸显出那超乎宇宙天生能力的设计和结构,因而将造物主存在以及祂本性的信息传达给我们(〈诗篇〉19篇1-4节;〈罗马书〉1章19-20节)。

这种地球年日古远的立场有时候也被称为「渐进创造论」(progressive creationism)。这并不是因为我们自以为「前进」(progressive),而认为年轻地球创造论者则是「保守」(对上帝话语有其见解,而且执着其见解的人,我们绝对不应该瞧不起他们。)这只是因为我们认为上帝创造的作为是循序渐进(progression)的:在一段长时间里,创造包含了多个步骤。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上帝的创造是层层递进的,在加高一层以前,祂设置了每个层次的环境,并且使之达到完美。

年老地球创造论,就像年轻地球创造论和神导进化论一样,有好几种不同的分类。有一种介于年轻地球创造论和年老地球创造论的立场是「间隔论」(gap theory)。这个立场认为〈创世记〉第一章1节(「起初神创造天地」)所指的是上帝原先所造的天地(费时长久),而后来按创世记1章2节(「地是〔或「变成」〕空虚混沌」),地上的居所被毁了(也许是因为撒但的背叛)。〈创世记〉其余记载的是描述在几千年前,六个字面的「日」里,大地的回复。这个观点因《司可福圣经》(Scofield Reference Bible)而广传,认为地质学家所见的是那原先的创造,而〈创世记〉所讲的是天地的回复。

但是, 大部分年老地球创造论都认为〈创世记〉所记载的,和宇宙学、地质学的数据所指的是同一回事,是指这个宇宙、地球、及其内涵的创造。而这立场内的变化通常都涉及〈创世记〉中的「日」字如何解读:日是指长的时期(一日千年观点 day-age view)?是指字面的「日」,被长的时期分开(日隔时期观点 intermittent day view)?还是「日」是一项文学手法,而非真正时间上的序列(文学架构说 framework hypothesis)?这些观点之内又再各有其分类,将经文内容和自然现象作不同的关连;其中包括人类的古远性和合一性的问题。

提倡这些年老地球创造论不同分类的,其中包括神学家贺智(Charles Hodge)、兰姆(Bernard Ramm)及古敦(Wayne Grudem);律师布莱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詹腓力(Phillip Johnson);地质学家杨格(Davis Young)及Daniel Wonderly;生物学家潘柏滔(Pattle Pun);化学家Russel Maatman;物理学家Alan Hayward;天文学家蒙德(E. W. Maunder)及罗斯(Hugh Ross);及旧约学者格林(William Henry Green)和艾基新(Gleason Archer),不胜枚举。(1)

我自己的观点是日隔时期论的一种(2)。上帝创造天地以后,每一个接连的日子,开展了一段新的创造时期──第一日 (day 1) 开始了空气和海洋形成的时期;第二日 (day 2, 以下类推) 开始了干地和植物的创造时期;第三日开始了大气的有氧化和洁净时期;第四日开始了空中和海里动物的创造时期;第五日,开始了地上动物和人类的创造时期;第六日,开始了被赎的人类的创造时期。而第七日(还在未来)将开启上帝永恒的安息;祂的子民将与之同享新天新地。

在这种建构之下,我们能够在〈创世记〉的创造记载,和天文、地质学所提出的地球起源模型之间,找到相当好的关联。显然,创世叙述呈现的方式,是要读者好像站在地面上(昔日在地球形成之后),观察在他周围逐渐展现的创造事件,而不是想象自己在太空中的某一观望点上在观察整件事件(3)。创世的故事可以这样说:地球(和太阳及其他的行星)曾经是团混沌空虚的气云。当它在自己的重力下收缩的时候,内里变得很黑暗(所以对读者而言,四周都是黑暗)。然后整个云团开始发亮(观察者看见到处都是光)。行星物质被推出云团之外,形成一个转动的行星,对着太阳的一边是白天,另一边是夜晚(观察者看见光暗分开,就称光为「昼」,暗为「夜」)。地上的大气从地球的里面产生,将它的水分开成地上的水和大气的水;而形成地壳的板块四处移动,造成海洋盆地和提供了陆地。植物出现,将大气中的二氧化碳除去,降低了地球的温度,供应氧气给动物,而且使天空清朗起来,让地面上的观察者得以看见太阳、月亮和星星。各种不同种类的动物出现在地球上。最后人类被创造出来。

(1)一些年老地球创造论者的作品包括Alan Hayward, Creation and Evolution (Minneapolis: Bethany House, 1995); Robert C. Newman and Herman J. Eckelmann, Jr., Genesis One and the Origin of the Earth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sity Press, 1977; Grand Rapids: Baker, 1981; Hatfield, Pa.: Interdisciplinary Biblical Research Institute, 1988);潘柏滔《进化论:科学与圣经冲突吗?》(台北:更新传道会,1984);Hugh Ross, The Fingerprint of God, 2d ed. (Orange, Calif.: Promise, 1991); John L. Wiester, The Genesis Connection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1983; Hatfield, Pa: Interdisciplinary Biblical Research Institute, 1992).
(2)Newman and Eckelmann, Genesis One.
(3)Dallas E. Cain, “Hindsight Translation of Genesis One,” IBRI Research Report 43 (1996).

如果圣经只是古代的猜测之作或杜撰故事,那么,圣经和科学能配得这么对称,实在是令人吃惊的事。只是如果创造宇宙的上帝默示了圣经,那么,这样的对称本来是人可以预期的。

撇开这种解读的细节不谈,我为甚么认为,作为宇宙起源的模型,某种年老地球创造论比无神进化论、神导进化论或年轻地球创造论更好呢?我的答案写在下面。

不利年轻地球创造论的是,无数有力的科学证据(以及一些圣经的暗示)显示地球和宇宙非常古远。用光来做例子,晚上我们仰视星空时,可以看见距我们许多光年之外的物体;所以它们所发的光在许多年前就已经开始走向我们了。例如,明亮的天狼星 (Sirius) 大约是在十二光年之外;我们现在所看见的光是十二年前的。仙女星系 (Andromeda galaxy) 看来是在两百万光年之外,因此我们现在看见的光在两百万年以前就已经离开那星系了。我们能看到的最远的星系和类星体 (quasars),距离我们好像在一百亿光年以上;这提示我们,宇宙至少有一百亿年这么大的年龄。

年轻地球创造论者采取了几种不同的途径来避免这样的结论。一些人认为宇宙其实很小,所以光穿过只需要几年的时间。其他的人声言,光速在刚创造时比现在快得多,因此远处的星体所发的光很快到达了地球。另有一些人则声言,我们所见远处星体所发的光是在途中被造的;所以我们从来就没有真正看见过,从距离我们超过一万光年的星体发出的星光。

所有这些响应似乎都面临了压倒性的难题(4)。假如宇宙的范围真的很小,那么,我们从望远镜中看到的黯淡的众星和星系也会很小;体积太小,重力就无法在高温之下,将它们聚在一起了。若非如此,假设光速在创造时接近无限大,而在亚伯拉罕活着的时候,比现在快几百到几千倍,那么,根据爱因斯坦著名的质能换算律(E=mc2),c2(光速自乘)将会大几千倍到几百万倍,以致太阳只要转换一点点质量为能量,就会烤焦活在地球上的每一个生物了。换另一个选择,假如我们保持能量(E)不变,那么,亚伯拉罕时代的质量就会太小,以致于重力无法吸住大气,甚至不能吸引住上面的人!

(4)Robert C. Newman, “Scientific and Religious Aspects of the Origins Debate,” Perspectives on Science and Christian Faith 47 (1995): 164-75.

最常见年轻地球论的回应是上面所提的第三种选择,也就是说,从远处的星体来的光是在抵达我们的中途被造的;如此,即使从刚造的星体发出的光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抵达我们,我们却能在这些星球刚刚被造的时候看见它们。可是,请注意这个过程所产生的问题:我们观看天狼星的时候,看见的是它十二年前正发生的事,我们观看仙女星系的时候,所看见的应该是它两百万年前正发生的事(如果它在那时候已经存在的话);可是那时它还不存在,因此我们所看见的,其实是一连串从没发生过的连续事件,也就是虚构的历史!既然大部分的宇宙都在一万光年以外,那么,从太空来的光所显示的大部分事件都会是虚构的了。但是圣经告诉我们,上帝不会说谎,因此,我宁愿不用上帝给我们虚假信息的方式来解释大自然。

篇幅所限,在这里我只能简略地提及几项支持年老地球和宇宙的其他证据。有些证据来自落向地球的月球和火星石块的年龄,而这些年龄是用放射性衰变过程来计算的。这些计算告诉我们,这些石块过去所发生的种种事件,其年龄约在几十亿年左右。除此之外,地球上有无数深厚的岩层,各种证据显示,它们曾经熔化过,但是如果地球只有几千年的年龄,不会有足够的时间冷却到现今的温度。同样地,星球如何老化的计算显示,有一些星球比较年轻,但是大部分有几十亿年以上的年龄。我们所在太阳系的行星上布满了处于不同侵蚀阶段的坑洞,有时候这些坑洞是彼此重迭,见证这些行星在几十亿年中,遭受陨石的撞击。所有这些都显示,地球和宇宙远远超过几千年之久。

圣经虽然没有明白地告诉我们地球究竟是年老,抑或是年轻,但是有几节圣经暗示,它要比几千年更长久,而且比人类历史久远得多。譬如说,摩西五经之外,〈诗篇〉九十篇是唯一言明系摩西所写的经文;而这篇〈诗篇〉说:神看千年如我们的一日,甚至如夜间的一更(〈诗篇〉90篇4节)。使徒约翰在主后第一世纪就告诉我们 「末时」已经到了(〈约翰壹书〉2章18节),但是这末后的时辰已经持续了近两千年了!摩西、约翰和神所用的时间量度是怎样的?会不会是容许地球历史很长远的那种?

〈启示录〉中,使徒告诉我们末世会有一次比「自从地上有人以来」更厉害的大地震(〈启示录〉16章18节);听起来好像人类出现以前,可能曾经有很大的地震;而这也正是地质学所说的。又〈诗篇〉102篇25-26节告诉我们:天要「如外衣渐渐旧了」;暗示说:天上诸星已经存在了很久,我们可以觉察到它们的老化;而星球老化的过程我们已经相当明了,因此,这经文暗示着,天地的样子更像是几十亿年之久,而不是几千年的。以上所提的,没有一项提供了地球年龄的数目,甚至没有证明地球的年岁久远;但是足以叫我们不可掉以轻心,贸然接受地球只有几千年之久的说法,特别是面对那么多科学数据的时候更要谨慎。

当基督徒面对实据不足时,甚至数据倒戈相向时,我们常会太轻易地「过度解释」圣经经文。举例说吧,一般基督徒相信三位东方博士去朝见了婴孩耶稣,而其实圣经并没有提这个数目;玛土撒拉被认为是地上活得最久的人,而圣经其实只记载了他死时的年龄,并没有提到究竟有没有别人比他活得更久。

说到死亡,年轻地球创造论者坚称,在亚当和夏娃犯罪以前,没有任何死亡(至少没有动物的死亡)。既然化石记录明明包含大量的动物尸体,这些动物一定是在亚当犯罪以后死的,也许是在大洪水的时候。年老地球创造论者对这点的响应是:否定堕落以前有任何动物死亡是「过度解释」圣经记载的另一个例子。在〈创世记〉记载中根本没有提到动物的死亡。而声言〈罗马书〉第五章教导了死是因为罪而进入世界是正确的;只是,这经文显然是指人类的死亡,而不是指动物的死亡。令年轻地球和年老地球创造论者分歧的关键议题之一,就是动物的死亡何时开始?

与这个有关的是,年轻地球论对地质记录的解释大有问题,他们相信岩层全是在挪亚大洪水那一年之内累积的。然而,在地质记录中,其实有许多岩层明显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形成。

还有一点,化石的数量远比这理论模型所能解释的更多。我们如果假想目前已知存在的所有化石几乎都是在大洪水时积下的,那么,它们的前身,那些动植物,必然都在同一时间活着;这样说动物数目就太多了,牠们必须在彼此的身体上爬行,离地面达几尺之厚才行。还有无数深埋的岩层含有孔洞和岩穴,显示这些被侵蚀的石层,原先已经足够坚硬,所以在填满这些洞穴的新沉积层铺上去以前,可以被侵蚀成为垂直面,甚至于从下端切割。一些非常脆弱但是未碎的化石的存在也显示,包埋它们的沉积土,是在新增的厚沉积层堆积上去以前,就已经硬化成岩石了。有些一层层的沉积物很明显是每一年增积一层的;有些是在热带海湾中,由于海水的蒸发,沉淀出的一系列盐分,有些则是在淡水湖中,因为季节性的下雨和溶雪,沉积出的一层层沙土。许多这些沉积层高达几十万层,甚至几百万层。

年老地球创造论者之间对挪亚洪水的范围也有不同的见解。有些人,像布易士(James Montgomery Boice)和Daniel Wonderly,相信大水淹盖了整个地表,只是没有造成大部分的地质岩层。其余的人,像费尔比(Frederick Filby)和我,偏好一局部性但规模极大的洪水,也许淹没了现在东土耳其周围的大盆地之一,传统上亚拉腊山脉(mountains of Ararat)的所在地,包括地中海、黑海或是里海。有些人则倾向相信是米索不达米亚河的泛滥;只是这样小规模的洪水,很难解释洪水怎么会那么久才退去。

地球地质学最惊人的现象之一是大陆漂移,也就是形成地壳的板块慢慢在移动。目前,这项移动可以直接用太空科技来测量,大致上是每年移动一英吋左右。从这种移动的速率所计算出来的,不同大陆彼此分离的年代,与用放射性衰变算出来的,各大陆的地质岩层开始分歧的年代,两者是相同的。大陆板块分离时,从裂缝中渗出来的岩浆凝成的新岩石中,会有磁场反转的现象,用之来测量年代,结果与以上两种计算的年代相符。同样地,当新地壳从原点移开时,海洋底层的软泥会堆积在新地壳上,它的深度和放射年代也与以上计算的结果相符。因此,在此有好几项互不相关的证据,共同汇集见证了地球年代的久远。年轻地球创造论者试着用几项为此度身订做的假设,来解除这些证据,也就是,假设大洪水刚过后的大陆漂移速率很快,但是后来却大幅度慢下来了;地球的磁场只有在大洪水那一年的期间内快速地震荡,而后来就不再发生了。所以,如果我们不把地质记录当作是虚构历史,那么地质记录告诉我们,这个地球是非常古远的。(5)

只是,承认地球古远并不会将我们投入无神进化论的手中。还差得远呢!

日渐增多的宇宙学证据清楚指明,宇宙有一个确定的起始,虽然在过去的一世纪中,有许多人努力尝试避免这样的结论。他们的作法是假设静态的宇宙(static universes)、循环的宇宙(recycling universes),以及最近所提出的一个无限的宇宙(an infinite universe),而我们的宇宙在其中,只是一个小小的泡泡而已。(6)当新的数据不断地出现,有些科学家为了避免相信有一位造物者而使出的招数,也愈来愈怪了。

(5)有关年轻地球论问题的丛书,最佳的著作之一是 Alan Hayward, Creation and Evolution (Minneapolis: Bethany House, 1995), 69-157页。

(6)这段历史的简述,以及宇宙有一个开始的证据记载在 Hugh Ross, The Fingerprint of God 这本书内。

最近几年来,我们的宇宙愈来愈明显是「调控」得非常精密的 (finely tuned)。宇宙的许多特征必须刚好有现在的数值,生命才得以存活。四种基本力中任何一力的强度,宇宙膨胀的速率,或是一些特殊原子粒子的特性,只要一项有些微的变化,就会让这个宇宙了无生息。因为所有这些事靠机运能刚好一起全对的可能性太低,无神论者最后不得不诉诸于以下的假设,就是有无数其他的宇宙存在。这样的话,才有可能在没有设计者的情形之下,出现一个像我们这样的宇宙存在。(7)

除了宇宙整体有精微调控这证据以外,罗斯最近从科学文献中搜集了有关地球、太阳、月亮及其他环境的一连串特征;这些特征调控得非常精细,提示我们,要不是有一位设计者安排,我们根本不应该指望有一颗行星在宇宙中有能力支持高等的生命。(8)

(7) P. C. W. Davies, The Accidental Univers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2); John D. Barrow and Frank J. Tipler, The Anthropic Cosmological Principl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6); Hugh Ross, The Creator and the Cosmos (Colorado Springs: NavPress, 1993).

(8)Ross, The Creator and the Cosmos. 中译本:Hugh Ross:《混沌初开-从科学观点论创造》, 李柏基译(中信出版社,1998)。

假如没有造物者,能让生物生存的宇宙或行星不可能存在;同时生命来源的本身,也是无神论巨大的一个绊脚石。即使是最简单的活细胞都有极繁复的机制,用几亿页的说明书都不足以提供建造它所需的规格。但是无神论假设这些活细胞在地球历史的初期,很快地(因机遇)就产生了;那时,地球这颗行星才刚刚冷却到不会将肉烤熟的温度。生物的复杂度和它们在地球上的突然出现,两者都提示了设计者的作为,而非如那「盲眼钟表匠」式的机遇巧合。贯穿整个生命历史,生物内部那复杂、具功能的信息从何而来?一个只以机遇和适者生存运作的宇宙,它的资源是远远不足以解决这个难题的。

神导进化论避开了上述的一部分问题。既然有一位全能全智的神看管着一切,不难想象祂能够在仅仅几十亿年的宇宙中,成就那虽不神奇,但是本来不太可能的事件组合。

神导进化论在解读〈创世记〉第一章方面做得也不差。像「水要多多滋生」,或「地要生出」这些句子,的确可以解释为意指神护持性地引导(providentially guiding)自然界的诸过程,一如我们相信圣经提到上帝使日头升起或雨水降下(例:太5:45)一样。即使「各从其类」(after their kind, JKV) 这词组也不一定意指上帝一开始就分别地创造了每一类的动物和植物,而一类绝不会进化成另一类。这语句虽然传统上被了解为意指动植物「传种准确」(“breeding true”),但「从」(after)这个字是希伯来介词l,原意为「根据」;而这词组在不同的内文中,似乎是指分类,而不是指繁殖。整段叙述的主旨似乎是上帝创造了各种动植物,而没有言明祂如何创造。所有这些都是要说:〈创世记〉第一章并不一定排除了神导广进化的可能性。

依我看来,神导进化论在圣经上的难题出自〈创世记〉第二章。许多神导进化论者对此的解决方法是诉诸其声明:这些记载是比喻或寓意故事(虚构历史)。因为,否则的话,这段叙述就是明言亚当和夏娃二者的被造有神迹的介入了。而根据一个上帝不以神迹介入的进化景象,人类必须是逐渐从猿类进化而来,因此,在任何时间点上,这些人必定是成群存在的,也因此在历史上没有亚当和夏娃。人和猿的界线应该是模糊的,就好像红橙二色的界线一样。这种切入法将虚构历史的观念引进了圣经的叙述,我认为似乎是一大错误(正如我以前提过的)。如果可能,无论自然界或圣经中,我都要避免引入虚构的历史;因为如果我们不能确知所用的数据是可靠的,我们怎么可能有任何的确据说,我们的解读是有价值的呢?

有一些其他的神导进化论者相信,〈创世记〉第二章提供了人类起源一个字面的、历史性的记载。他们认为圣经在这里述说了两次神迹性的介入。第一次介入,亚当是以神迹受造〈而非护持性的进化〉;他或是直接从泥土中造成,或是借着重塑一只已存在的猿间接地从泥土中受造。第二次介入是夏娃神迹地从亚当的肋骨被造。这个建议,对我来说,要比上一段讨论的神导进化论的版本令人满意得多。它以比较直接的方式处理〈创世记〉第二章的细节。它符合圣经中关于人类实际堕入罪中的诸多引述;圣经处处将人的堕落描述成历史中两个人的真实行为。至于这观点中重塑猿的版本,依我看来,它的问题是,〈创世记〉第二章记载显示的是:上帝将生气吹进他时,「他就成了活人」(〈创世记〉2章7节),而不是说他已经是活的,是猿重塑被造为人,如今获得了人性。

不过,神导进化论也有科学上的难处。就和无神进化论一样,神导进化论难以解释生命界经常见的「不可简化的复杂性」 (irreducible complexity)从哪里来。比希(Michael Behe)在他的《达尔文的黑匣子》中描述了几项(9)。当一副器官或一项化学过程需要由许多部分配合得恰到好处才能运作,缺一则不可,这个器官或过程看起来就不像是经过一连几代的小变化慢慢建造出来的。相反,这整副器官或过程的制作更像是如此:是重头新做的,或是负责建造的DNA突然开启了,或是一大群彼此协调的突变刚好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发生。我虽然不愿意纠缠在术语的争吵里,但我还是要说,任何这些方式都是年老地球创造论所说的创造,而不是神导进化。

除此之外,我认为,化石记录中,主要生物类之间的过渡化石似乎也太少了,不符合神导(或无神)进化论的预测。情形反而好像是,新型的动植物,在没有相似的前驱动物化石的情况下,有规律地出现。这在所谓的「寒武纪大爆炸」中特别明显。在寒武纪(五亿多年前),短短的五百万或一千万年之间,空前绝后地,所有动物的各种主要体型(动物门)都一齐出现了。这种现象就如密尔斯(Gordon Mills)所说(10),上帝用某种方法在基因里加入了新的信息,或Robert DeHaan所言(11),崭新的基因程序被开启了。诚然,大部分生物有可能繁衍自一个或几个共同祖先;只是,当真如此,生物之间的过渡看来太突然了,不像纯属自然现象。

(9)Michael Behe, Darwin’s Black Box (New York: Free Press, 1996)  中译本:比希:《达尔文的黑匣子》(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9)。
(10)Gordon C. Mills, “A Theory of Theistic Evolution as an Alternative to the Naturalistic Theory,” Perspectives on Science and Christian Faith 47 (1995): 112-22.
(11)Robert F. DeHaan, “Paradoxes in Darwinian Theory Resolved by a Theory of Macro-Development,” Perspectives on Science and Christian Faith 48 (1996): 154-63.

还有,除了化石记录有这些缺口,它们的「形状」好像也与我们所熟悉的神导或无神进化论的版本不符合。进化论预测生物的多样性会从最简单、最原始的形式,像圆锥形一般向外扩张,好像榆树的树枝从树干向外分叉。首先,原始生命型式会分叉成为各样的物种,这些物种的差别逐渐增大,终于可以被归类为几「属」(genera)。这些「属」后来可以被归类成「科」(families),然后成「目」(orders),接着是「纲」(classes)等,而基本的体型「门」(phyla)会最后形成。因此,根据进化论,「生命之树」应该是从下而上 (bottom up) 而形成的(就生物分类系统的类别阶层而言)。但事实上,各动物门却在寒武纪大爆炸时突然出现,然后才细分成各种较低阶层的类别。所以自寒武纪大爆炸以来,生物分类系统是从上而下 (top down) 形成的!与进化论的预测不合。

以上这些原因使我认为某一形式的年老地球创造论要比无神进化论、神导进化论,或是年轻地球创造论更好。(12)

(12)更详尽的讨论,参见Hayward, Creation and Evolution, 或 Newman, “Scientific and Religious Aspects.”

你可以留言 或者通過引用本文到你的站點上.

留個言吧(*^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