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之毫厘谬千里──评《今日基督教》文〈进化论、基督教和科学历史〉

星期六, 七月 31, 2010 18:44
Post by 清从    

文╱唐理明

編 者按:在美國的公立學校中,進化論者與基督徒所堅持的創造論一直是水火不容的。他們互相攻擊﹐甚至因著在學校內如何教導學生而對簿公堂。《今日基督教》雜 誌(Christianity Today)最近刊載了一篇深入討論這兩方面衝突的文章:〈進化論、基督教和科學歷史〉(Evolution, Christianity, and the History of Science,有興趣的讀者請看(http://www.ctlibrary.com/12630)。該文從最近的Intelligent Design(智慧設計,簡稱ID)運動的支持者在一些學區董事會中的勝利,談到進化論者對他們的反擊,並深入介紹了科學的歷史。本刊特別邀請熟悉這兩方爭議的作者就該文提出一些介紹與批評。

筆者曾于《海外校園》57期報導了俄亥俄州首創全美國的先例,規定學校在教達爾文主義時,不能單教達爾文主義的證據,也必須教達爾文主義的反面證據,以恢復研討科學的正確態度。

此後又有明尼蘇達州也通過相似法令。肯薩斯州在2005年夏季,也很有可能通過相似的法令。德克薩斯州也規定,生物學課本上,要去除一切事實上的錯誤(factual error)。

全美國各州,已約有三十多個大中小地區教育機構,有不同程度的教育法令挑戰達爾文主義。有的已生效,有的雖生效,但尚待法庭裁決。這是智慧設計論者在戰略上的勝利。

在 此形勢下,全國報章、雜誌、電台,不斷有所報導和評論。最近,《今日基督教》雜誌也以〈進化論、基督教和科學歷史〉(以下簡稱〈進〉文)為題,評論基督教 和科學的關係。此文圍繞創造、進化之爭,作了比較客觀的報導和評論。可惜的是,此文對某些不確的論點和概念一帶而過,或者沒有更明白地加以說明。同時,文 中卻又出現了看來是小錯誤,卻會影響大後果的錯誤概念。筆者擬針對這些錯誤,提出討論。

近代科學的產生

《進》文認為,現 代科學只能在基督教信仰的條件下“產生”(原文作“發明”,invent),又指出“理性自然律(rational laws)在管理宇宙的信念,只能產生于信仰一個理性的創造者上帝的文化。如果不是相信宇宙的自然律背後有智慧存在,在一開始,就沒有理由假設有定律的存 在(或可被找到──作者註)。”確實,現代科學是從批判古希臘的科學思想中開始的。十六世紀以前的歐洲科學,一直是沿襲古希臘的科學思想,主要是多神思想 和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的思想。雖然阿基米德對物理,以及托勒密(Ptolemy)對天文,有重大的貢獻,但他們的成就並不能改變當時人的科學思想模式。

這些模式包括:(1)把物体,特別是星象神化,認為它們都有神性。雖然在它們背後有大神掌管,它們還是有自由意志,以致于人們不可能去想研究其規律。

(2)柏拉圖的理型(ideal)思想,把天体宇宙擬人化,認為宇宙和人一樣。也有自己的情感和智慧。所以也不可能去找運動的規律。

(3)亞里士多德雖然對事物,特別是生物,進行了大量觀察,在生物學上取得很大的成就,但亞里士多德和柏拉圖一樣,反對實驗。因他認為實驗是違反自然的,不如用邏輯解決問題。

(4) 亞里士多德對邏輯學的貢獻,直到十九世紀前,仍在該領域占主要地位。他花那麼多精力去研究邏輯學,是因為他認為可以用邏輯的必然性(logical necessity)來推斷事物。因此,實驗就沒有必要。我們所熟知的“自然害怕真空”,“物体下跌的速度和它的重量成正比”,“物体跌向大地,是因為它 們有歸向產生它們的大地的本能”,等等,就是這種思想模式下的產物。

近代科學的產生,始于一批虔誠的基督徒,先是天主教的哥白尼、伽利 略,後是新教的凱普勒、牛頓、波義爾等。他們並不像古希臘的多神思想那樣,認為物質背後有神靈;或是像柏拉圖一樣,認為宇宙是自然而然有的理型 (ideal),所表達的自由情感意志;這些科學家都具有一神論思想,認為是上帝創造了宇宙萬物,且他所造的萬物是合乎理性的,其規律是可被探知的。他們 還認為,探察萬物及其規律是榮耀上帝。由這思想所引發的現代科學革命,在十七世紀完成了它的体系和模式。

此外,十八世紀著名懷疑論哲學家休謨,提出一個論點,現名之為休謨論點
(Humean Argument)。休謨認為,在進行統計歸納時,如果所取的樣本比起全体樣本遠遠為小的話,它的預見性是接近于零。例如不能在做了有限的實驗後,就推論 所有的水分子都是H2O。這樣看來,科學實驗所得到的所有定律就都不成立了。邏輯學家們為此進行了大量的爭論,至今尚無定見。(註1)

在 這情形下,科學要走下去,就必須另立一個假設。事實上,在休謨提出上述論點之前,科學家已經在一個假設前提下,工作了很長一個時期了,那就是上帝所創造的 規律和物質是穩定的,也是可知的。它們不會像希臘神明那樣,可變及不可測。如果沒有這個假設,那麼當受到休謨論證的反對時,研究科學就寸步難行了。這一個 假設前提,並不是從邏輯本身得來的,而是打破希臘神話以後,從一神創造世界的信仰而來的。

必遇難題進化論

〈進〉文認為,“這個衝突(作者註:指學區董事會與進化論者的衝突)是由于許多基督徒(特別是基督徒科學家)認同(affirm)進化論而複雜化了。”

筆者認為,如果一位基督徒認同進化論,那麼他(她)至少在下述兩個概念中,有一個是不太清楚,或有錯誤。

(1) 什麼是進化論?按照NABT(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iology Teachers,美國生物學教師協會)對進化論下的科學定義是:“地上多種多樣的生命是進化所產生的結果。進化是:[此處刪掉兩個英文字] 不能測的一個 自然過程,這就是基因隨時間而改變,並受自然選擇、機遇、歷史因素、和環境改變的影響所致”。換言之,是 “機遇加必然性(chance and necessity)”,造成進化(註2)。

(2)什麼是基督教信仰?如果承認進化論上述的立場,事實上就否定基督教信仰的基石:“上帝是一個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

為把上述兩點的關係表達清楚,可借助以下的邏輯三段論式。

大前提:如果有基督教所說的上帝存在(灶王爺,財神爺,送子觀音等不算),那麼世界是創造而來的。

小前提:世界不是創造而來的(因世界是進化而來的)。

結論:沒有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

這個三段論式所用的邏輯公式,稱之為 “否定後果(negate the consequent)”,又叫作 “Modus Tolens”,是形式邏輯的一個真確的(valid)論證。

然而,確實有真正信主,也同時認同進化論的科學家。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就是其中的一位;美國科學家團契(American Scientific Affiliation,ASA)的成員,也有許多。

以 柯林斯,即美國人類基因組計劃(Human Genome Project)的總監為例,當年他和克林頓總統,一起宣布該計劃的完成,從他答記者問(註3)中可以看出,他在二十多歲時,從病房中見到基督徒對死亡的 無懼開始,到聽取循道會牧師指點,讀了魯益師的書Mere Christianity(中譯《返璞歸真》),經過了數年痛苦的心路歷程而歸信基督。以筆者來看,他的信主不單是真誠的,而且是信仰正確的。

然而他卻不反對進化論。他說 “如果” 上帝用進化的方式來創造,他也能夠接受。這是怎麼一回事呢?筆者認為,真正信主的科學家,必定會面臨進化論的問題。在九十年代以前,柯林斯等科學家是採取比較合乎科學的思維方式。

當時還有另一個選擇,就是 “年輕地球論” 的立場。這是一種關起門來只講信仰,自顧自另搞一套很難和現代科學接軌的 “創造論科學”。這個態度雖然使基督徒自己過了關,卻使第二代無法應付進入大學以後所面臨的挑戰。

這種作法和進化論者一樣,也是用一種哲學思想來統治科學,要求證據要符合他們的哲學思想。因此他們就反對科學工作獨立客觀的理性思維,也會像進化論一樣走到盲從、武斷的地步去。

柯林斯等科學家就拒絕了 “創造論科學”,而以上述方式認同進化論,來解決當時的難題,也繼續從事他們自己的科學研究,不再對進化論加以深究。但是,他們並沒有深入思想,進化論會對信仰起多大的破壞作用。這種在九十年代以前形成的解決法,至今仍被廣泛應用。

然 而,部份接受進化論的牧師或神學家,卻在不同程度上,走到自由派神學的道路上去。例如Barry Lynn這位牧師(priest),就組織了AUSCS(Americans United for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以督促教會和政府分離為名,到處游說,支持美國的各種自由主義運動,並多方阻攔並消滅美國的基督教立國傳統。和柯林斯不一樣,他對進化論並 沒有 “如果” 的保留。在1997年一次火線(Firing Line)辯論中他肯定地說,“世界是進化而來的”。

上面提到的九十年代作為 一個分水嶺,是指詹腓力(Phillip Johnson)在1991年出版的劃時代著作《審判達爾文》(Darwin on Trial)。在此以前,全世界可以說沒有什麼人清楚進化論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詹腓力指出,進化論的本質是哲學而不是科學。

在這個洞見下,九十年代後信主的科學家,就沒有理由再去信達爾文進化論,以為它是科學,並且用柯林斯的方法接受進化論,以維持信仰。

而且,需要注意的是,達爾文主義在科學上已經在走下坡。不久的將來,人們將會發現,這是個空洞的概念。靠它來維持信仰,必將如依賴空中樓閣一樣。

僅是細枝末節嗎?

〈進〉 文還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花那麼多的時間在這上(爭論),而這對偉大的基督教真理來講,只不過是一個枝節性問題(tangential issue tacked on to the grand truth of Christianity)。為什麼基督徒……缺乏基督的美德,例如諒解,和愛心呢?”。說這話者,顯然並不清楚進化論對信仰的危害。進化論是要把基督教 真理的中心的 “神” 抽走。如果把基督教真理的 “神” 看為虛設,那麼一切偉大的基督教真理,和基督的美德都無從談起。

科學會自我修正?

〈進〉文說,“如果ID智慧設計論是正確的,那麼它就應該像新證明的理論一樣,它
的論點就該得到應有的信任;而過時的理論,例如自然選擇就應放棄。”

有 些人認為科學會自己改正自己。對一般科學來講,這是有點道理的。但對達爾文主義來講,一個半世紀以來,儘管它的預測不能兌現,化石、分子生物學等處處說明 了,達爾文主義有不可逾越的困難。然而因為進化論的本質是哲學,而不是科學,進化論者以無更好自然主義的解釋為由,拒絕一切科學證據的挑戰。

他們不僅拒絕擺事實講道理。最近又稱,公開辯論能提高敵手的地位,以及辯論的勝負不能說明真正的勝負等等,高掛起免戰牌,拒絕辯論(讀者可從筆者過去在《海外校園》所發表的文章,知悉詳情)。

失之毫厘謬千里

〈進〉 文標題及文中,有意無意間把目前的衝突,說成是科學(具体來說是進化主義)和宗教的衝突。這是失之毫厘謬以千里的說法。因為從詹腓力、但布斯基、到比希, 都是以科學客觀證據為依據來論證,從來沒有提到上帝。進化論者無計可施,才千方百計把這個辯論,說成是科學和宗教之爭。他們認為,一旦此計得逞,勝利就易 如反掌。但從現在的局勢看,一般大眾已受到大量教育,能夠分辨是非了。

張冠李戴的錯誤

〈進〉文還犯了一個張冠李戴的錯誤:把喬治亞州的考普縣(Cobb County)的教科書標籤問題,說成了賓夕法尼亞州。前者在低級法院敗訴,後者在多弗縣(Dover County)的法律過程尚未開始。

關于希臘科學的模式,多取材于洪予健牧師的論述。特此致謝。

註:
1. Theory and Problems of Logic (2nd Ed) John Nolt et al, 1998﹐ p 235(Schaum’s Outline Series)
2. 1997年前尚有 “無指導的”(undirected),和 “非人性的”(impersonal)兩字。由于受到壓力,因此在火線辯論(Firing Line)前夕,把這兩字刪去。儘管如此,這個定義仍然還是一個自然主義的定義。
3. Francis Collins: http://www.pbs.org/wgbh/questionofgod/voices/collins.htm□
作者畢業于上海第二醫學院,現居美國北加州。

你可以留言 或者通過引用本文到你的站點上.

失之毫厘谬千里──评《今日基督教》文〈进化论、基督教和科学历史〉 1 回覆

  1. get wso留言:

    三月 14th, 2013 at 2:50 上午

    Excellent read, I just passed this onto a friend who was doing a little research on that. And he actually bought me lunch since I found it for him smile Therefore let me rephrase that: Thank you for lunch! “Curiosity will conquer fear even more than bravery will.” by James Stephens.

留個言吧(*^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