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信徒

星期五, 十二月 10, 2010 10:05
Post by 清从    

我们生活在这个科学昌明的廾一世纪,甚么都讲求科学化。虽然每一个人都懂一点科学,但若问:科学到底是甚么?很多人都要想一想才能回答,而且各人的答案可能有很大的分别。有人一提及科学就想到太空探险,有人想到穿白色实验袍的人忙着作一些神秘的工作。也有人可能想到学校的生物、化学、物理等令人头痛的课本!若问:科学对我们有甚么影响?有人马上想到医生护士忙着开刀,换心换肾,割除肿瘤。有人想到摩天大厦,城市生活。由于我们各人的喜好背景不同,我们的反应也不一样。以上谈的是科学对人类生活的影响,但在教会中,很少人敢提出科学向我们信仰的挑战。今天我们漫谈科学到底是甚么,跟我们每一位基督徒的信仰有甚么关系。(有关进化论的问题,我们另外详细研究。)

首先,现代科学是指西方的科学。它是西方文明的基础,而这个文明可以说是一个物质的文明。它给人带来的是生活上的方便和享受。从正在开发的国家中我们看见,人们从科技的进步所得到的,不外乎彩电、冰箱、洗衣机、和大哥大等这些物质上的东西,使人民生活有更多的方便。这种繁荣本身并没有甚么不好;但物质文明当然也有它的问题,如不同时配合精神上的文明,人民的生活也不能说很理想。这一方面我们暂时不多提。还是回到主题,科学到底是甚么?现在不同学科的专家甚至词典都有不同的说法。追根究底,科学本来只是-种求知的方法。从细心观察,大胆假设,努力求证,到归纳演译,都是我们熟悉的。它可以说是发扬光大了我们中国固有“格物致知”的学术精神。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中国文明发展早过西方几千年,为甚么科学没有从东方冒出来,而出自西方?难道中国人不及西方人聪明吗?根据历史学家客观的分析,科学的发展有一定的社会和思想上的条件。过去中国人求学,较少讲创新,主要靠人传人,非自已的徒弟不轻易外传。而且,师父常常留下一手,免得徒弟胜过师父。所以“失传”成了中国学术进步最大的特点。历史家认为,现代科学只有在西方基督教自由民主风气的熏陶之下,才能脱颖而出。西方科学是以经验科学为主。也就是说,要不断的重复实验观察。在理念上,重复时必须相信宇宙本身是恒常的,它有一定的规律,否则在变幻不定的情况下怎样做实验?西方科学泰斗如牛顿、法拉第等,都是本着相信有一位理性的神,祂创造了一个有规则的宇宙这样的信念,去发展他们的科学。他们也相信,神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人的责任是要了解,然后去管理这世界(创1章)。而东方人心中,不是无神,便是满天神佛,没有一个系统的创造观;他们的世界观,都有反物质重精神的色彩。这些都是没有持续发展、深入探讨“物之理”的主要原因。

有人说“科学”是人类经验知识的总和。这句话当然是指科学方法所获得的知识而言。虽然这样说有它的道理,但也有偏激之处。难道一切的知识都等于科学的知识吗?在科学发达之前,人就没有知识吗?难道不用实验的科学方法,人类不能认知任何事物吗?我们中国处世为人的道理不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不可或缺的知识吗?所以,不能将一切的功劳都给了科学。但当科学发展到一个地步,很多人对科学过度的重视和信赖。他们相信,既然科学能将人带上太空,又能解决很多生活上的问题,那末科学一定是万能的,这就成为科学主义了。这些喊着科学至上的口号的人,可以说是“迷信”科学了。他们连超乎物质的灵魂和神的事都要用科学来分析。其实变成一点也不科学,抱这种态度的人,大半不太懂科学,以至在知识上迷糊,在信仰上妥协。

另一方面,为甚么在西方基督教社会诞生的科学,会发展到科学主义的地步呢?基本上至少有两个原因。首先是自古以来,人的骄傲。正如主耶稣说的浪子比喻中的小儿子。当他长大一点之后,自以为不可一世,要离开父家自己独立,不受约束。当人类对自然界稍多了解之后,知道闪电打雷有它自然的解释,不用上帝发怒的迷信来解释。人类就以为从此可以摆脱了宗教。科学再发达之后,人更以为自己了不起。宁愿迷信科学,敬畏神所造的大自然(物质)__ 要归回大自然也不归向神。这些人以为假设物质是永恒的,就可以解决宇宙的来源的问题;相信进化论就可以解释生物的来源。因此,他们便可以不要神了。英国一位动物学家道金斯曾说:“达尔文使他成为一个在理性上可以满足的无神论者。”

其次,与科学方法本身有关。科学家要研究一个复杂的问题时,他常常将这研究的对象简化,先找出部份的答案,然后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将各部份并合起来,对整体了解。这叫简化法。有人认为,简化法是唯一的科学方法,那又成为极端的简化主义了。我们小时常将一些机动的玩具拆开来,想看看里面到底有甚么机制叫它会动。拆开来看就是简化法的应用,它能给我们深一层的答案。所以它在研究这物质的世界很有用。但是我们小时候常常拆开了玩具之后便再也合不起来。科学家面对非常难的问题时比我们强,简化研究后就能对整体全面了解吗?不一定!说来有点可笑;一位细胞生物学家说:“一个活的细胞,它里面复杂的程度,要远比宇宙的星云系统的结构复杂。所以我们研究细胞时,首先要将这细胞杀死,取出其中的一部份加以研究。几十年来,我们对细胞中某些部份有相当的认识,但对整个细胞,生命的单元,却还不够了解。很简单,我们日夜面对着一个个活细胞还说不出:生命是甚么。”简化了却合不起来,这是简化方法的写照。简化方法可以带我们进入更深一层的解释,但对整体的问题却又疏忽了。简化的科学将人类带深入一层又一层的物质世界中,使人看见的只有物质,以为物质就是一切,忘记了物质以外形而上的东西。这是西方科学的流弊,也是西方精神文明没有达到平衡发展的原因之一。我们必须小心防范同样的错误。

物质的世界不是一切! 这道理非常明显。主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当然是指出自古人就有这种错误的想法!否则人与禽兽有甚么分别?青年的朋友,试想当你谈恋爱或思想恋爱的时候,你会用甚么科学的单位去衡量爱呢?可能你从来没有想过:爱情跟科学有关系?如果你真是这样想的话,你是对的,你没有堕入科学主义的网罗。科学的范畴,能重复实验的,只限于物质的世界。爱与恨,是与非,人与神,这些肯定不在物质之内,都已超乎物质之上了。在物质以外的领域中,科学是无能为力的。有了这样的见识,你会很同情陷于科学主义中那些人的失落,可惜他们没有尝过主恩__ 爱的滋味。。迷信科学的人将来可以期待面对的,就是永远冷酷无情的物质。

有人说:科学要寻找的是真理,难道科学完全不可信吗?当然也不是这样极端。我们只要不迷信科学,就可以辨认甚么是真科学和假科学。其实,在科学与信仰的关系方面,如今流行的有几种主要的看法。除了敌对论之外,有各不相关的看法,也有相辅相成的模式。现今科学的答案都是暂时性的,真的科学不断的更新,所得的知识越来越准确,渐渐趋向永恒的真理。而真理就是真理,真理只有一个,而且不会自相矛盾。所以几乎所有的基督徒科学家,自牛顿等至今都认为:他们研究的科学与信仰是相辅相成的。他们的科研__ 对大自然的认识,更坚固他们的信心;他们对创造神的信仰也更激励他们对科研的努力。达尔文在他出版的第一本书的封里的白页上亲手写了两句话:“我们要研读的有两本书,就是神的话语和神的工作。”神工作的书是指神的创造。达尔文可能临终都没有接受福音(有传说他后悔创进化论,但没有确实的证据),但他对科学与信仰的关系却很了解。现今华人基督徒科学家越来越多,但教会中还有畏惧科学或反科学的倾向。事实上,我们需要更多青年基督徒投身科学,将科学带回真道。

科学与信徒

我们生活在这个科学昌明的廾一世纪,甚么都讲求科学化。虽然每一个人都懂一点科学,但若问:科学到底是甚么?很多人都要想一想才能回答,而且各人的答案可能有很大的分别。有人一提及科学就想到太空探险,有人想到穿白色实验袍的人忙着作一些神秘的工作。也有人可能想到学校的生物、化学、物理等令人头痛的课本!若问:科学对我们有甚么影响?有人马上想到医生护士忙着开刀,换心换肾,割除肿瘤。有人想到摩天大厦,城市生活。由于我们各人的喜好背景不同,我们的反应也不一样。以上谈的是科学对人类生活的影响,但在教会中,很少人敢提出科学向我们信仰的挑战。今天我们漫谈科学到底是甚么,跟我们每一位基督徒的信仰有甚么关系。(有关进化论的问题,我们另外详细研究。)

首先,现代科学是指西方的科学。它是西方文明的基础,而这个文明可以说是一个物质的文明。它给人带来的是生活上的方便和享受。从正在开发的国家中我们看见,人们从科技的进步所得到的,不外乎彩电、冰箱、洗衣机、和大哥大等这些物质上的东西,使人民生活有更多的方便。这种繁荣本身并没有甚么不好;但物质文明当然也有它的问题,如不同时配合精神上的文明,人民的生活也不能说很理想。这一方面我们暂时不多提。还是回到主题,科学到底是甚么?现在不同学科的专家甚至词典都有不同的说法。追根究底,科学本来只是-种求知的方法。从细心观察,大胆假设,努力求证,到归纳演译,都是我们熟悉的。它可以说是发扬光大了我们中国固有“格物致知”的学术精神。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中国文明发展早过西方几千年,为甚么科学没有从东方冒出来,而出自西方?难道中国人不及西方人聪明吗?根据历史学家客观的分析,科学的发展有一定的社会和思想上的条件。过去中国人求学,较少讲创新,主要靠人传人,非自已的徒弟不轻易外传。而且,师父常常留下一手,免得徒弟胜过师父。所以“失传”成了中国学术进步最大的特点。历史家认为,现代科学只有在西方基督教自由民主风气的熏陶之下,才能脱颖而出。西方科学是以经验科学为主。也就是说,要不断的重复实验观察。在理念上,重复时必须相信宇宙本身是恒常的,它有一定的规律,否则在变幻不定的情况下怎样做实验?西方科学泰斗如牛顿、法拉第等,都是本着相信有一位理性的神,祂创造了一个有规则的宇宙这样的信念,去发展他们的科学。他们也相信,神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人的责任是要了解,然后去管理这世界(创1章)。而东方人心中,不是无神,便是满天神佛,没有一个系统的创造观;他们的世界观,都有反物质重精神的色彩。这些都是没有持续发展、深入探讨“物之理”的主要原因。

有人说“科学”是人类经验知识的总和。这句话当然是指科学方法所获得的知识而言。虽然这样说有它的道理,但也有偏激之处。难道一切的知识都等于科学的知识吗?在科学发达之前,人就没有知识吗?难道不用实验的科学方法,人类不能认知任何事物吗?我们中国处世为人的道理不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不可或缺的知识吗?所以,不能将一切的功劳都给了科学。但当科学发展到一个地步,很多人对科学过度的重视和信赖。他们相信,既然科学能将人带上太空,又能解决很多生活上的问题,那末科学一定是万能的,这就成为科学主义了。这些喊着科学至上的口号的人,可以说是“迷信”科学了。他们连超乎物质的灵魂和神的事都要用科学来分析。其实变成一点也不科学,抱这种态度的人,大半不太懂科学,以至在知识上迷糊,在信仰上妥协。

另一方面,为甚么在西方基督教社会诞生的科学,会发展到科学主义的地步呢?基本上至少有两个原因。首先是自古以来,人的骄傲。正如主耶稣说的浪子比喻中的小儿子。当他长大一点之后,自以为不可一世,要离开父家自己独立,不受约束。当人类对自然界稍多了解之后,知道闪电打雷有它自然的解释,不用上帝发怒的迷信来解释。人类就以为从此可以摆脱了宗教。科学再发达之后,人更以为自己了不起。宁愿迷信科学,敬畏神所造的大自然(物质)__ 要归回大自然也不归向神。这些人以为假设物质是永恒的,就可以解决宇宙的来源的问题;相信进化论就可以解释生物的来源。因此,他们便可以不要神了。英国一位动物学家道金斯曾说:“达尔文使他成为一个在理性上可以满足的无神论者。”

其次,与科学方法本身有关。科学家要研究一个复杂的问题时,他常常将这研究的对象简化,先找出部份的答案,然后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将各部份并合起来,对整体了解。这叫简化法。有人认为,简化法是唯一的科学方法,那又成为极端的简化主义了。我们小时常将一些机动的玩具拆开来,想看看里面到底有甚么机制叫它会动。拆开来看就是简化法的应用,它能给我们深一层的答案。所以它在研究这物质的世界很有用。但是我们小时候常常拆开了玩具之后便再也合不起来。科学家面对非常难的问题时比我们强,简化研究后就能对整体全面了解吗?不一定!说来有点可笑;一位细胞生物学家说:“一个活的细胞,它里面复杂的程度,要远比宇宙的星云系统的结构复杂。所以我们研究细胞时,首先要将这细胞杀死,取出其中的一部份加以研究。几十年来,我们对细胞中某些部份有相当的认识,但对整个细胞,生命的单元,却还不够了解。很简单,我们日夜面对着一个个活细胞还说不出:生命是甚么。”简化了却合不起来,这是简化方法的写照。简化方法可以带我们进入更深一层的解释,但对整体的问题却又疏忽了。简化的科学将人类带深入一层又一层的物质世界中,使人看见的只有物质,以为物质就是一切,忘记了物质以外形而上的东西。这是西方科学的流弊,也是西方精神文明没有达到平衡发展的原因之一。我们必须小心防范同样的错误。

物质的世界不是一切! 这道理非常明显。主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当然是指出自古人就有这种错误的想法!否则人与禽兽有甚么分别?青年的朋友,试想当你谈恋爱或思想恋爱的时候,你会用甚么科学的单位去衡量爱呢?可能你从来没有想过:爱情跟科学有关系?如果你真是这样想的话,你是对的,你没有堕入科学主义的网罗。科学的范畴,能重复实验的,只限于物质的世界。爱与恨,是与非,人与神,这些肯定不在物质之内,都已超乎物质之上了。在物质以外的领域中,科学是无能为力的。有了这样的见识,你会很同情陷于科学主义中那些人的失落,可惜他们没有尝过主恩__ 爱的滋味。。迷信科学的人将来可以期待面对的,就是永远冷酷无情的物质。

有人说:科学要寻找的是真理,难道科学完全不可信吗?当然也不是这样极端。我们只要不迷信科学,就可以辨认甚么是真科学和假科学。其实,在科学与信仰的关系方面,如今流行的有几种主要的看法。除了敌对论之外,有各不相关的看法,也有相辅相成的模式。现今科学的答案都是暂时性的,真的科学不断的更新,所得的知识越来越准确,渐渐趋向永恒的真理。而真理就是真理,真理只有一个,而且不会自相矛盾。所以几乎所有的基督徒科学家,自牛顿等至今都认为:他们研究的科学与信仰是相辅相成的。他们的科研__ 对大自然的认识,更坚固他们的信心;他们对创造神的信仰也更激励他们对科研的努力。达尔文在他出版的第一本书的封里的白页上亲手写了两句话:“我们要研读的有两本书,就是神的话语和神的工作。”神工作的书是指神的创造。达尔文可能临终都没有接受福音(有传说他后悔创进化论,但没有确实的证据),但他对科学与信仰的关系却很了解。现今华人基督徒科学家越来越多,但教会中还有畏惧科学或反科学的倾向。事实上,我们需要更多青年基督徒投身科学,将科学带回真道。

你可以留言 或者通過引用本文到你的站點上.

科学与信徒 1 回覆

  1. puah留言:

    一月 10th, 2012 at 11:16 上午

    科学与信仰是相辅相成的。只有理清楚了科学,哲学,神学,之间的关系我们信仰才会是有生命的,是顺畅的。

留個言吧(*^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