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需要福音

星期二, 十二月 14, 2010 21:38
Post by 清从    

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comment/columnists/matthew_parris/article5400568.ece#region 
泰晤士报 2008.12.27  
作为一名无神论者,我真实地相信非洲需要上帝。传教士,而非援助资金才是解决非洲最大问题的方法。其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人们精神上的极度消极。—
Matthew Parris 

圣诞节前,我回到了阔别45年之久的国家——在我小时候叫尼亚萨兰,现在的马拉维。“泰晤士报圣诞呼吁”有一个很小的英国慈善团体在那里工作。泵援助可以帮助那里的乡村社区安装一个简易的泵,以使人们能够保持其村里的水井密封且清洁。我去看看这方面的工作。 

这件事激励了我,让我对发展慈善事业那本已在渐渐衰落的信心重新得以恢复。但在马拉维的旅行同样复苏了另外一个信仰:这个信仰我一生都在驱逐,但自我非洲的童年生活起直到现在的观察,使我无法逃避。它混淆了我的思想意识,顽固地拒绝屈就于我的世界观,并且令我对无神不断增长的信念感到尴尬。 

身为一个惯常的无神论者,现在我被基督教福音传播在非洲所做的巨大贡献所折服:这些贡献与那些世俗的非政府组织的工作,政府项目和国际援助所做的努力大不相同。只有这些工作是不会有效果的。只有教育和培训也不会起作用。在非洲,基督教改变了人们的心。它带来了精神上的转变。复活是真实的,改变是好的。 

你也可以像我曾经那样,用鼓吹在非洲的传教士教会所做的实际性的工作来避开这个事实。遗憾的是,我要说救恩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在非洲工作的,不管是黑人基督徒还是白人基督徒,确实是在治病,在教人读书写字;而且也只有那些最激进的世俗主义者才会看着一所福音性的医院或学校,而说没有它,这个世界会更好。我会允许那种说法,如果必须要用信仰来激励传教士去施行帮助。但是,好吧,究竟什么算做是帮助,而非信仰? 

但是,这并不符合事实。信仰不仅仅支撑了传教士,它也被传递给了他的人群。这是关系如此巨大的一个影响,以至于我不得不注意到它。 

首先是观察。我们有一些传教士朋友,当我还是一个孩子时就常常和他们在一起;当时,我也和我的弟弟单独住在一个传统的非洲乡村里。在城里,我们为那些已经皈依了基督教并且是坚定的信徒的同胞工作。基督徒往往与众不同。他们的信仰看起来让他们获得了解放和放松,而非吓倒或禁锢了他们。他们拥有朝气、求知欲并且参与世界——与他人坦诚的交往——这似乎已经在传统非洲生活中不复存在了。他们站在高处。 

24号,在这块大陆上的陆地旅行深化了这个印象。从阿尔及尔到尼日尔,尼日利亚,喀麦隆和中非共和国,再穿越刚果到卢旺达,坦桑尼亚和肯尼亚。我和四个学生朋友一起开着我们的老越野车Land Rover 去内罗毕。 

由于我们露宿在夜幕之下,所以当我们到达撒哈拉以南人口杂乱而且缺乏管理的地区时,每天寻找一个晚上比较安全的地方就显得尤其重要。经常这种地方在一个传教所附近。 

无论何时我们进入一个传教士们工作的领域,都不得不承认在我们所经过或搭讪的人的脸上都能看到改变的迹象:这种迹象显现在他们的眼中,他们与你一对一的直接的接触中,没有看不起也没有远离。他们并不是变得对陌生人更加地恭敬——甚至在某些方面,恭敬减少了——但他们更加敞开。 

这次在马拉维也是一样。我没有遇到一个传教士。你不会在昂贵的宾馆休息室里遇到传教士们在讨论发展战略文件,就像你会遇到大的非政府组织那样。取而代之的是,我注意到泵援助队的少数几个最引人注目的非洲成员(主要来自津巴布韦)在“私底下”是坚定的信徒。之所说“私底下”是因为这项慈善是完全世俗的,而且当他们在村子里工作时,我也没有听到任何一个队员提到宗教。但我在我们的交谈中察觉到了基督徒的信息。一个是我看见他在车中研究一本有关信仰的书。一个是每周日黎明时分,他都会出发去教堂做两个小时的服侍。 

对我来说,仿佛去相信他们在工作中所表现出来的诚实、勤奋和乐观与他们的个人信仰无关会很合适。他们的工作是世俗的,但肯定被他们是什么所影响。而他们是什么,反过来被基督教所教育的人类在宇宙中的地位的观念所影响。 

除了建立在我们自己的文化中的批评,长久以来,在西方专业社会学家中,就流行将部落价值体系圈在一个栅栏内:“他们的”因此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真正可信平等的内在价值是我们的。 

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我发向部落信仰并不比我们的更加和平;而且它压制了个性。人们是以集体为出发点来进行思考的,首先从社区团体方面来说,发展出了家庭和部落。这种乡村传统观点滋生了“伟人”和非洲城市中的黑道政治:对耀武扬威的领导人的过分推崇和对忠实的反对派的意见的整体无知。 

由对邪灵、祖先、自然和荒野、部落等级以及每日琐事的害怕所引起的恐慌,深深地扎根于整个非洲乡村思想的构架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不管是出于害怕还是尊敬,一种重担压制了人们的个人精神,阻碍了人们的好奇心。人们不会采取主动将事情置于自己的手中或双肩上。 

作为一个脚踩两个营地的人,我该如何解释?当一个哲学游客从一个世界观转变到另一个,就在他转变到新的世界观的那一刻,他发现他无法用语言来向旧的描述这边的风景。让我来试着举个例子:对于“为什么要爬山?”这个问题,Edmund Hillary先生所给出的答案是:“因为它在那里。” 

而对于又有非洲乡村思想的人来说,那是对“一个人为什么不去爬山”的解释。它在那里,只是在那里,为什么要去干涉?不会对它做什么,也不会用它做什么。Hillary的进一步解释是:没有任何其他人爬过那座山——这成为消极思想的又一个理由。 

路德改革后的基督教,其对神人关系是直接的、个人的、双向的,没有集体的中介作用且不从属于其他任何人的教导,打破了我刚刚所描述的哲学上的/精神上的框架。它为那些急于摆脱沉重的部落群体思想的人提供了可以坚持的理由。这就是为什么它会解放而且是如何解放人们的。 

那些希望非洲在21世纪的全球化竞争中能够稳行的人,决不能哄骗自己说通过提供物质手段或技能——这些技能伴随我们所说的发展——可以带来改变。整个信仰体系首先必须被替换掉。 

而且我担心的是它将不得不被另外一个所取代。将基督教的福音传播赶出非洲,可能等同于将这块大陆置于耐克、巫医、移动电话和砍刀的恶意融合的摆布之下。                                                                              

留言板:
读完这篇文章之后,我意识到很多无神论者是那些无所作为的声称自己是基督徒的信徒所造成的结果,只是因为没有做什么。一个充满爱的上帝的真实不是仅仅诉诸于人们能明白的言语;而是一只乐于帮助那些需要者的手。—-加拿大,温尼伯湖,D A Montes
Parris先生,竟然在我这里的地方报纸上读到这篇文章,是多么奇妙啊!”Die Burger”(公民)回到了在南非的家中。能够听到那些诚实地对待自己所看见的摆在面前的事实的人的消息真是太好了!永活的上帝之灵正大大地运行在黑人和白人的非洲文化中。—南非,斯泰伦博斯,Servaas Hofmeyr
一个大问题是,你还是无神论者吗?或者说你已经找到一种方法让耶稣基督的福音在你的生活中彰显奇迹?–美国,维吉尼亚,Ed, Reston

你可以留言 或者通過引用本文到你的站點上.

非洲需要福音 1 回覆

  1. Jochebed留言:

    十二月 2nd, 2012 at 11:01 上午

    I am a Christian, will go to Africa to do mission. Thank you for this article!

留個言吧(*^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