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与进化

星期一, 六月 27, 2011 16:39
Post by Kai    

前言

自从达尔文出版《物种起源》至今,进化与创造的争论有增无减。近年来进化的思想已渗透了整个社会。报章电视上充斥着进化的论调,并对「创造论者」(Creationists) 无情地攻击。学生在上自然科学或社会科学时都免不了进化论的冲击。基督徒是否都应支持「创造论」而起来反对进化呢?创造与进化是否完全敌对,科學與信仰没有兼容之处嗎?问题绝不简单。

 

定义

 

其实创造与进化都是多义词,包涵很广阔又有不同的义意,在讨论时先要清楚用词的涵义。例如,现今「进化」一词(evolution)应用太广泛,常常相等于「随时间而变化」。生物、社会、连宇宙都在变化,在这个义意上,「进化」变成重复圣经的创造观了(参希伯来书1:11)。

 

 

「进化」的涵义

 

1. 微进化 (Micro-evolution)

 

达尔文式的进化论(Darwinian evolution)在纯科学的层面上用遗传变异及自然选择来研讨生物种 (Species) 的来源,是生物学上重要的学说之一。这限于「种」层面的讨论属「微进化」 (Micro-evolution) 或「微变化」,与圣经并无冲突,不必反对。在种以内的变化,如一种野狗被驯化后,经人工选择培育出北京狗、大狼狗等四百个「种」来。细菌受抗生素处理后,会产生有抵抗力的新菌「株」(但至今还未有新种出现)。亚当和夏娃的后裔中产生了白种人黑种人等,都可用微进化来解释。从此可見神创造始祖的完备,使他们的后裔能适应各種气候环境。

 

2. 广进化(Macro-evolution)

 

一般进化论者所鼓吹的「进化论」都希望解释生命的起源及所有动、植物的来由。他们相信所有的生物都是从一个原始的生命渐渐变化而来,包括从阿米巴到人类的进化,这叫「广进化」(Macro-evolution)。在科学上証据是否充份,有很大的争议,因为他们只能用微进化的証据推广到广进化的问题上。这理论并不能成立,它只是一种预设或信仰而已。而且他们引用的証据,包括课本上常见的,原来错谬繁多,也有假造的,并不科学 (请读《进化论的圣像》)。

 

 

3.无神进化论(Atheistic Evolution)或达尔文主义 (Darwinism)

 

进化论本来是科学的理论,要解释生物种 (Species ) 的来由和彼此的关系;它与有神或无神可以无关。但百多年来,无神论者坚持用完全自然,也就是唯物、无神的角度 (假设) 来解释生物的变化。(他们还有甚么其他选择?)他们唯物的哲学立场使他们相信进化有创造和上进的力量,也是一个随机、无目的、无定向、无指引的过程。既然假设宇宙中不可能有超自然的神,人的出现也是一件意外的事(无设计),人生也无目的。还有,他们认为进化论能解释一切,即使有神,祂也无事可为。这是无神论者利用科学攻击、并企图以无神哲学代替宗教的手段,成了「无神的进化论」 (Atheistic Evolution) 又称 「达尔文主义」 (Darwinism)。但无神论者只简称它为「进化论」以便与科学的进化论或微进化混淆。这样,只要証明微进化,就使人以为连达尔文主义也可信了。

 

在美国,媒体给我们的印象似乎人人都信「进化论」。事实上,根据民意调查显示,百年来相信无神进化论的人只有9 % ,约 90 % 相信神用不同的方式创造。由此可见进化与创造的争论骨子里也是无神与有神之争。

 

 

创造的涵义

 

凡相信有神的人都会相信宇宙万物都是由神造的,在广义上都是创造论者(Creationist)。爱因斯坦虽没有接受圣经的神,但他相信浩瀚奇妙的宇宙万物是一位「神明」造的,所以他也可以说是个「创造论者」。虽然有没有神,不是科学研究的范围,但创造的过程是「怎样的」 (How) 仍属科学的领域。基督徒从圣经和科学都可以得到一些启示。但因为对经文和科学数据都可能有不同的解释,所以基督徒对「创造」也有不同的看法。日常报章电视上所低贬的「创造论者」并非指所有相信创造的人。但总的来说,创造与进化虽非完全无关,但也不是同属一层次的问题。

 

圣经不是一本科学的课本,但创世记告诉我们神创造天地及其中万物,包括生物各从其类,并且神看是好的,主旨是告诉我们神是权威的创造者,是主宰。短短的第一章目的不在详细说明创造的过程。支持创造论的人对创世记的解释不下十多种,在此只简单介绍其三:

 

1. 地球年轻创造论 Young Earth Creation

 

如今在报章、电视上提及的所谓「创造论者」,又称为「科学创造论者」(scientific creationists),并不包括所有创造论者,其实是指一些基要派的信徒 (fundamentalists)。他们热心爱主传福音,但相信地球只有六千到一万年的历史,所以,又称为「地球年轻论者」。他们主要的论据并非由科学出发,而是将创世记一章中的七「日」照面字解释为连续的七个24小时。他们又假设圣经各段从亚当到耶稣的家谱完整没有跃过任何一代,如某人为某人的「儿子」不能解释为「后代」(请参考马太福音一章1节),故用家谱可以重组整个宇宙的历史。因此,创世至今不会超过一万年。Henry Morris 等使用一次大洪水的学说为地球年轻辩护,并在加州创立创造研究所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自稱為「科学创造论者」。但他们中间科学水平较高的人不很多,对科学的挑战的回应,特别在时间观方面乏力,并有反科学、反理性的情绪。他们在美国几个州的法庭上曾努力要求学校教授「科学创造论」,但多次败诉,被扣上「宗教狂热份子」的帽子,不受学术界和文化界的重视。

 

 

2. 地球年老创造论 (Old Earth Creation) 或逐步创造论 (Progressive Creation)

 

笃信圣经无误的信徒中又有很多相信神可以用较长的时间造万物。也就是说,他们认为创世纪的七「日」照原文 “yom” 的解释并非一定是连续的七个24小时。因为yom字可以解释为长短不一的时段。创世纪第二章4节说到耶和华神创造天地的「日子」,意思是指第一章整个创造过程的那段时期,而日子原文也是yom字。可见yom也是一段时间。此外,一日为24小时的观念是从「太阳日」来的。而神在第四日才「造」太阳月亮两个大光管理昼夜,那前面三日又凭甚么定为24小时呢?还有,诗篇第90篇的作者摩西,就是创世记的作者,提到神的时间观时,用「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又如夜间的一更」的说法,它不但超越人的时间,而且又可以是长短不等的。新约彼得后书比较神与人的时间说,「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至于创世记的每「日」都有晚上和早晨的说法,也不一定是指24小时的早、晚。因为诗90篇讨论人生可有70岁到80岁,也用早晨发芽生长,睌上割下枯干来形容。人生有早晨及晚上绝不解释为人生只有24小时。同一诗篇14节和合本圣经提及「早早」饱得神的慈爱,「早早」一词在其他中、英文圣经译本中大多数译为「早晨」,可见「早晨」可以看为一段时间的早期。所以综合多处有关经文来解释,有早、晚的创造日也未必是24小时。地老创造论者认为从人看,宇宙地球的年龄可以很长,这不但与近年来宇宙学的新时间观没有冲突,反而是不谋而合,因此更显出古老的圣经有特别的超越性。地老创造论的看法在學術界的基督徒中较普遍。

 

 

3.进化创造论Evolutionary Creation或神导进化论 Theistic Evolution

 

有不少人,尤其是天主教及新神学派人仕,他们既然相信神又相信达尔文主义的广进化。由于在方法学上接受了自然主义 (Methodological Naturalism) ,他们认为科学只能用自然律及机遇来解释。神可能设计了自然律,并在宇宙开始的时候安排好一切条件,使宇宙照祂预定的目的发展。不过神的工作不能用科学测试出来,所以他们在科学上的观点与唯物进化论并无分别(并且反对设计论)。然而,他们又不愿放弃神,所以说神利用进化的手段创造,故名「神导进化论」,也称为「进化创造论」。表面看来这是很理想的中间路线,可以同时讨好有神论及进化论者,但事实上却两面受敌。还有一个弊端:过度向科学退让,放弃了对圣经无误的信心,将创世记当作神话,反将进化理论当作真理。天主教 (及基督教中有些人仕) 不敢向科学界挑战,明知进化论被无神者利用也不敢反对。其中有些人甚至在法庭上与无神论者并肩与「创造论者」对抗。这一派过度依附「广进化」,很可能在「广进化」垮台时也随之倒下。

 

20世纪90年代,当进化论与创造论争持不下的时候,美国思想界中有数百知识分子,多数为大学教授,其中有科学、神学、哲学、历史学等专家,发动了一个新的运动叫「智慧的设计」 (Intelligent Design)。领袖是加州大学法律学名教授詹腓力 (Phillip Johnson)。他以《审判达尔文》(Darwin on Trial) 一书震撼了学坛。设计论者采取的策略是在学术界鼓吹一种新的观点;从科学出发,显示宇宙及生命的来源都不可能是偶然巧合,用智慧的设计来解释更合理。他们不提创造一词,因为科学界不愿讨论超自然的题目。但他们指出,科学方法可以辨认出一些显然是有智慧设计的东西。

 

例如,用数学机率和新兴的信息论 (Information Theory) 分析,金门大桥或微软计算机程序分明是智慧的产品,决非自然偶合可能产生的,何况更复杂的DNA呢?而且,小小的细胞中都有很多不能简化的系统,一个简单如老鼠夹子的东西也不可能自己渐渐逐步进化而来,必须有智慧的设计和及时的组合,何况更复杂的生命系统呢。(请参阅《达尔文的黑匣子》)。近年来,在我国云南省发现大量最早的动物化石—-澄江化石群,其中包括从最简单的水母到最复杂的脊椎动物鱼,代表有30多门 (Phyla) 的动物,在极短的时间内突然出现没有渐渐上进。这现象在科学上称为寒武纪动物大爆炸,明显与传统进化论的预期相违。而且发展的模式不像《物种起源》所描述的,从一个「种」渐渐进化出二个种、四个种,然后才可能有新的「属」、「科」等,最后才有新的「门」出现。这模式在科学上叫「从下而上」(bottom up)。(动物界分类的层次从下而上为种、属、科、目、纲,最大类是门。)化石记录的模式显示几乎所有的「门」在最初都有了,这叫「从上而下」 (top-down)。(见《进化论的圣像》)。突然出现及从上而下(如人造汽车飞机,也无中间环节)正是智慧设计的特点。

 

致于谁是那智慧者?那是科学以外的问题,设计论不加评论,因主要的目标是从科学的立场向无神论的哲学基础挑战,并指出唯物的科学其实是一种无神的宗教。设计运动的成员大多数为福音派地球年老论(也有年轻论)的信徒,他们的策略还赢得一些天主教人士和不知论者的支持。由于设计论者学术水平高,又言之有物;他们的书受芝加哥大学和剑桥大学等高水平的出版社歡迎,并且非常畅销。他们的文章在各大报章刊物登载,所以很快成为美国社会上一阵清新正直的学风。无神论者全力发动攻击,他们应付自如,并且在法庭上要求学校教授任何科学理论时都应讨论支持与反对的理由。近期的诉讼节节得利,反对达尔文的証據开始在一些学校讨论了。虽然设计论表面上只是一个刚开始的学术运动,实际上对基督教可能有极大的贡献。

 

比对基督徒不同的创造观,可见他们对「如何」创造,对圣经都有不同的解释,在辩论时也用不同的策略。最新的科学发现继续提供新的参考资料。我们自己怎么去理解和选择?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课题,不是一时可以取决的。这应该是我们思想及灵性成长过程的一部份,要刻意追求学习的。(请细读本书「圣经篇」及「护教篇」其他课程)

 

 

结论

 

创造与进化不单是科学上的争论,主要的还是哲学和神学上的争论。但双方内部都有不同的看法,造成一场大混战的场面,有时连敌我都难分。进化论并非完全错误,在小范围内的微进化是可信的,与圣经也无冲突。基督徒反对「进化论」,是反对广义的、无神的进化论(达尔文主义)。可惜创造论者中也有很极端、在科学上、或神学上有偏差的看法。分析众说纷芸的基本原因是对两个重要的基本问题作了不同的选择。第一是有神无神的问题。坚决选择无神预设的人,其实最无奈,他们除了自然进化论之外还有甚么选择?即使广进化的証据不足,他们也必需相信。接受基督信仰的人,反而可以客观地衡量进化的科学証据,自由选择反对或支持的程度。不过我们在讨论科学証据时也要小心。我们反对无神论者利用科学﹔自己也不能用信仰去管制科学。科学研究应该是完全开放、客观的格物致知的方法,不受宗教或政治的影响。第二是基督徒中对圣经,特别是创世纪第一章的解释不同,造成部份基督徒反科学、反理性的倾向。教内意见分岐,若处理不当会引起重大的分割对立,有违基督的教训,笔者认为这是最大的不幸。

 

基督徒中有不同的看法,应该平心静气彼此讨论,不要忘记对方是弟兄姊妹,不是敌人。信徒若不深入了解,任意批评论断,自大自义,不合圣徒的身份,更不能成为基督的精兵。2004年夏,香港学园传道会翻译出版了《不再独白求对话—创造与进化三面观》。书中美国地球年轻论、地球年老论及神导进化论的学者心平气和地写下所持不同观点的原委,指出自已看法的优点,并且彼此积极坦诚地对话。该书的内容值得我们研读参考;而作者互相研讨及求真理的态度更值得我们效法。在我们中国的教会迫切需要更多青年人在圣经上扎好根基,并且深入科学、哲学的领域,不但能坚立自己,更能帮助别人,并发展教会。

 

 

讨论问题

 

1. 达尔文进化论与达尔文主义有甚么分别?

2. 广义的创造论与科学创造论有甚么分别?

3. 神导进化论基本上是属于进化论还是属于创造论?

4. 宇宙间很多事物明显是有精心的设计。但设计论是否科学的理论?

 

 

 

建议阅读

 

1. 詹腓力《审判达尔文》第二版。北美中信出版1995

2. 贝希《达尔文的黑匣子》北京中央编译社 1998

3. 威尔斯《进化论的圣像》台北校园书房出版 2002

4. 摩尔兰与雷诺斯编《不再独白求对话—创造与进化三面观》香港出版 2004

你可以留言 或者通過引用本文到你的站點上.

留個言吧(*^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