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与演化观点的思辨

星期三, 七月 20, 2011 22:05
Post by Kai    

台湾大学动物系
齐 肖 琪 老师
[科学的性质与分类]
科学研究的对象,按发生的时间性质分成两大类,一类是研究过去发生而现今无法观察到的事件(past and unobserved events),另一类是现今仍继续发生且可观察到的事件(present and observed events)。此外,根据事件发生的频率又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具有规则性(Regularities),这类事件会规律地、重复地发生,且可以被现今的许多科学定理、定律所验证,也因此,如果一个定理无法符合自然界规律性的重复发生事件,那么这个定理就被认为是错的,通常这类规律性重复发生的事件,在现今环境中仍可观察到,例如我们可以用地心引力的定理解释自然落体的现象;另一类事件则具有单一性(singularities),这类事件在很久以前只发生过一次或至少现在未再重复发生,例如生命的起源。
科学家在面对过去发生过的单一事件及现今仍可重复发生的规律事件时,所采取的研究方式应该是极为不同的,而现今科学家们研究的对象绝大多数是属于后者,因为这类型的事件可观察、可重复试验,我们称之为操作性科学(Operation Science)。当探讨过去发生的单一事件时,科学家们就必须根据现有的一些理论基础对该事件进行架构与讨论,我们称之为讨论性科学(Forensic Science),而非经验性科学(Empirical Science)。起源科学(Origin Science)是探讨生命的起源,是讨论一个过去发生过的单一事件,在广义的科学命题下,它是在科学的范畴内,但探讨的方式是不同于操作性科学(Operation Science),而是属于讨论性科学。
「最初主因」(Primary Cause)和「次发原因」(Secondary Cause)这两个名词原是属于哲学领域中的逻辑论证,意指每一个事件的发生都有一个「因」的存在,而这个因可能又是另一个事件的「果」,如同骨牌效应,环环相扣。最初主因(Primary Cause)推倒了第一张骨牌,而以下每个事件都受前一事件的影响,故都是次发原因(Secondary Cause)。如人类这般有智慧(Intelligence)、会形成文化的生物,便可算为最初主因(Primary Cause),但反对派人士认为根本没有第一原因的存在,人所有的思想活动皆可由物理、化学的规律来决定。而赞成有第一原因的人士却提出,人的精神活动(如自由意志)非受限于物理、化学的规律,而是独立的、自发的,故可为「最初主因」。
关于「最初主因」(Primary Cause),其中还包含了智慧(Intelligence)。举例说明,一部马达如何(How)运作,可以达成什么样的功效,是可以用一些物理的原理去分析、解释,并可反覆试验,因此这部分是属于操作性的科学(Operation Science)、经验性的科学(Empirical Science);但是,马达为什么(Why)是这样的构造,为什么做这样的用途,就必须问是谁(Who)设计了这部马达,因为设计者本身有他的巧思、他的智慧展现在其设计的产品中。爱迪生发明电灯,电灯的明亮度和电阻之间的关系可以用物理学的原理来探讨,但是前提是先有电灯的存在,至于为什么灯泡的材料可以和「电能」做这样的组合而成为贡献人类甚巨的产品,就涉及爱迪生发明的智慧了。因此马达的设计者,电灯的发明人,我们称之为「最初主因」(Primary Cause),而用来解释马达如何运作,电灯亮度如何变化等这些物理原理,我们称之为「次发原因」(Secondary Cause)。
一封英文信是由一大堆英文字母所组成,这些英文字母的排列不是随意的,而是透过写作者的思虑所组成,因这些组合的英文字母可以表达有意义的讯息。生物遗传的基本物质是DNA,DNA由许多Nucleotides所组成,Nucleotides的排列绝非随意,否则就不会有各种基因产物来执行生命的功能,因此它的排列,它所代表的讯息是有意义的。我们可以用生物学的观点研究DNA复制的机制,但我们无法知道这些Nucleotides为何有这样的顺序组合,我们可以用生化的实验方法测知DNA在复制过程中如何藉由许多Enzymes的参予而达到又快(50~500 Nucleotides/sec)、又准(失误率1/106),且校对系统、修补系统皆完善的境地,但我们无法解释为何会有这些酵素的存在,为何它们具有这么好的功能,这么好的搭配。我们无法用操作性的科学方法来证明具有智慧的「最初主因」存在,但也无法用相同的方法证明其不存在,我们却可由因果关系的原则(The Principle of causality)、类推法(Principle of analogy)推论有最初主原因的存在。
演化论主张的演化包含了微演化(Microevolution)和巨演化(Macroevolution)。微演化是现今仍重复发生可观察的事件,巨演化则是发生在过去的单一事件,不可重复或观察,但二者的成因都可用自然的物理、化学、生物等定理、定律去解释与分析,故其成因属于次发原因(Secondary Cause)或叫自然的原因(Natural Cause)。创造论者所主张的「创造」,是属于发生在过去的单一事件,不可重复,也无法用自然的定理、定律解释、分析,其成因属于最初主因(Primary Cause),又叫智慧原因(Intelligent Cause)。最初主因或智慧原因(Primary Intelligent Cause)不受限于科学的定理或定律(Law),而是超越其上。因此科学对于生命和宇宙的起源的解释也不宜设限。起源(Origin)是在操作性科学(Operation Science)的领域之外,因它不可观察,无法重复,若只以自然原因或次发原因(Natural Secondary Cause)来考量或处理起源问题,则无异是把起源问题当作操作性科学的一部份。
支持演化论或支持创造论的学者,他们强调的立场有层次上的差异,这些差异包括了对下列三件事情的不同看法:(1)宇宙的起源(Origin of universe),(2)生命的起源(Origin of first life),(3)新物种的起源(Origin of new form)。在此以表格表示不同创造论者及演化论者的观点。

Creationist and Evolutionist Views

Creationists
Total Creation Basic Creation Basic Evolution Total Evolution
Primary   Cause UniverseLifeNew Forms UniverseLife Universe
Secondary Cause New Forms  LifeNew Forms UniverseLifeNew Forms
Evolutionists

由此表可知,支持全部创造(Total Creation)论者和支持全部演化(Total Evolution)论者之间有极大的冲突,但支持基本创造(Basic Creation)论者和支持基本演化(Basic Evolution)论者的争议则在生命的起源是由最初主因(Primary Cause)而来,还是次发原因(Secondary Cause)而来。
圣经中的创造论,有生命起源、宇宙起源的命题,但没有演化的命题,演化论有新物种产生的命题,但没有解决生命起源的命题。圣经中对大自然的描述是巨观的、粗糙的;演化论对大自然的描述是微观的、细致的。二者的性质不同,着眼点不同,就如「公斤」和「公尺」都是度量衡,但二者并不相等。圣经的写作时间远早于科学的发迹,它不是一本科学著作,但其中有许多关于大自然现象的描述却是真实的,也符合现今科学的报导。
[科学、理性与真理]
科学的基本精神是求真,科学是追求真理的途径之一,但不是唯一的途径。科学也不全等于理性,但它却是理性活动中很精致的一部份。不属于科学的部分,并不代表其无理性可言。国际知名的思想家和显学家卡尔‧巴柏(K.R.Popper)曾在「开放性社会及其敌人」一书中,提出了一些关于科学、理性与真理的看法,在此摘录归纳为下面几点:
关于科学
科学不只是一堆事实,它至少是一种搜集,而搜集的方向是依赖着搜集者的兴趣与观点,观点通常是由一种理论所决定,意即,我们之所以会在无尽的事实中选出一项东西,该东西之所以会引起我们的兴趣,是因它与已知的科学理论有关,即理论的设计常先于实验和数据的收集。科学的起点是从对世界的臆测或幻想开始,这臆测可能全对或全错,但若能充分明晰的说出来,就可作为研究的起点,它要找正面的证据支持它,更要找反面的证据来得知什么需要更新,需要更好的解释而藉之进步,这就是验证。
一切有关事实的科学记述,都具有高度的选择性,当我们用不同的观点,则描述就会不同,因为事实的可能层面无穷尽且变化万千,因此只能依自己的取向用有限言语来描述。记述不可能完整,要避免有选择性的观念,不仅不可能,也不足取。若无选择性,则我们所获得的并不是一些更「客观」的描述,而会是一些不相关联的陈述。资料的解释是重要的,因为它代表一种观点、理论,不是只符合既存的纪录就算得到印证。很可能,同时会有不同的理论符合同样的纪录,甚至可能这些理论是互不兼容的。但是,如果我们只将它们当作一种观点的结晶,它们就不是互不兼容了。
关于真理
在什么条件下,一个陈述可被称之为「真」,并不等于拥有决定某一陈述为真或假的方法或判准(Criteria)。如有明确的「判准」,许多事物就可以变得更清楚,因此有人向往精确而提出「判准」的要求,这种心理是可以了解的,同时,如果「判准」可获得,这样的要求倒也合理;但若认为在决定「肺结核」的判准或「好肉」的判准出现前,不得说「某人患了肺结核」或「这是一块好肉」,这就犯下了错误。纵使目前有检验仪器作为肺结核的判准,但六十多年前没有这种工具供医生使用,但当时的医生仍然知道「肺结核起因于某种微生物」这句话的意思。因此,坚持在没有判准,没有可靠的检验工具之前,认为「某人说谎」的字眼是无意义的这种看法是错误的,毕竟「测谎器」是在我们已了解或大略了解何谓「说谎」之后才发明出来的。如果我们发现两张钞票号码一样,纵使在缺少判准的情况下,我们仍可以肯定,其中至少有一张是假钞,而这样的判断显然还不至于无意义。所以,认为要先建立判准,规定「字」的正确用法和意思,才能决定一个「字」的意义,这样理论是错的。
许多人之所以认为「什么是真理」这问题无法回答,主要是因为他们要求一个「真理的判准」(Criterion of truth)。知识的成长在于「趋近真理」(Getting nearer to the truth)的观念。一个陈述若符合于事实,则该陈述为真;同样地,一个陈述较另一个陈述更密切地符合于事实,那么它就是更趋近于真理。尽管我们无法「确知」任何确定性知识,但我们仍能「学习」,我们的知识仍能「成长」。既然我们永远无法「确知」,我们就不该对知识的成长感到骄傲与自满。学会自我批判,学会想到别人可能对,或比我们更正确,这是一大进步。我们应当谨记,不论我们接受的是什么,我们至多拥有的只是部分的真理。纵使我们成功地用逻辑证明了某项绝对标准,进而向某人证明他应该怎么做,但它的反应可能是无动于衷,只有那些认真考虑此事,并想从中学到一些东西的人,才会被某些论证所打动。
[科学典范]
正常的科学(Normal science)经过一段稳定期(stasis),就被革命性的理论以典范姿态的出现而取代,即一种思想代替另一种思想。库恩(Thomas Kuhn)指出,「典范」(Paradigm)不仅是一种理论或假设,而且是一种受文化偏见及科学观察所影响的意识型态。当「典范」得到多数科学家的接受认可时,便成为科学研究的全盘操作研究方法,它决定了要问什么问题及收集什么资料。当「典范」尚未被批判挑战时,正常科学的研究只是要更清晰表达当时典范所带来的现象及理论,凡不符的,往往被忽视或不容纳。
实验证明,一般人都照着所受训练去看一切事物,当他们认为不应该出现的事物出现时,他们极易视若无睹;反之,当他们要靠推理来解释那些极其难观察到的事物时,他们更易受典范的影响而产生错误的观念。当与一个自然主义的科学家讨论新达尔文主义的演化论是否是真理,得到的答案多半是:既然演化论是我们唯一的科学解释,它必定是与真理最为接近。但若要追问演化论本身的真伪,则必被认为是无稽之谈,因为演化论若是唯一可以构想的有关生命的解释,而生命是存在的,那理论自然视为正确。
[另一种声音]
科学与理性之间并不全等。大多数人在日常生活中接受一个新观念,很少是用科学方法检验后才接受,我们之所以相信,是因为相信了其他的人,及其他人的理智。人类在未进入科学纪元之前,就已经用人类的理性来做许多的判断与选择,无论在今日的文学、哲学、科学等领域,我们依旧需要靠理性来洞悉事理,理性不等于科学,它的地位应在科学之上,人可以没有科学,但人若没有理性,就无法有价值地活着了。
演化是一项事实,它的解释有其适用的范围,它能解释生物及生命现象所占的比例是有限的,是局部,我们不宜将其往前往后扩大推论,创造论基本上不属于科学的领域,它是宗教的领域,是信仰的领域,面对生命起源,无论是创造论者或是演化论者,争执的焦点常限于符不符合科学,是不是科学的层面上,但永远无解,我们似乎该选择一更高于科学的层面来探索这问题,那就是「理性」,用理性来衡量这两种论点的可能性。
演化论生物学家对生命的起源或物种的起源与演变,采取纯唯物的看法,一切的发生,没有目的,也没有方向,更没有造物主。演化论强调的变异与天择,只能解释微演化,而不能膨胀地用来解释复杂的生物如何从最原始的有机物演变为成千上万种复杂的生物,在经验科学主义的衡量下,它和创造论一样无从观察,没有证据,这种理念只是哲学,不是科学,我们也不宜对其产生过分冲动的热忱,以为解决了整个自然界的奥秘。
关于创造的观念,重点不在生命及物种如何生成,或经历多久生成,因为如果有一位无所不能的创造主存在,祂可能用极短的时间创造万物,也可能用极长的时间让万物演化而来。祂可能用科学无法知晓的手段来创造,但也可能用一些方法过程,是现今科学可以研究而略探一二的。创造最重要的特色不是时间的长短或造物主采用的手段,而是整个创造是含有设计与目的性。广泛的说,创造论者是相信宇宙,特别是人类,是经设计而有的,是具有某种目的而存在的。因此我们该把辩论的题目如此拟定:主流科学是否反对「自然界是经由设计而有,是带有目的性的」?如果反对的话,根据什么呢?
无论我们现在所从事的研究领域是什么,当我们以专业的科学知识来探讨生命的奥秘时,希望我们能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中,用理性来寻找真理的答案。

你可以留言 或者通過引用本文到你的站點上.

留個言吧(*^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