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智设论十余年来的成就(下)

星期四, 八月 4, 2011 22:10
Post by Kai    

唐理明

(续上期)

四、事实

现在科学界,以智设论不是科学为由,禁止公立学校教授。另一方面,却挂上免战牌,不敢和智设论进行对话,只是单方面地随意提出“智设论不是科学”的种种理由。

为此,迈亚在他的一篇长文中(注7),详细分析了各种分界(demarcation)的条件后,说没有一个分界条件,是能真正区分科学和非科学的。按照这些分界条件,若进化论能算为科学,那智设论也能。现选几个常提出的分界条件来作说明:

(1)同行审查(peer review)。不过,尽管进化论者控制科学出版界智设论有(参见上期注2 David K. Dewolf, et al: Traipsing into Evolution, Discovery Institute, 2006.,p. 93)这实在是个不必要的条件。

(2)能否验証。实际上智设论正不断被反对者验証着。并且发表文章作实验企图否定它,祇是没有成功。

(3)能否利用该理论预测。这是人们常问的问题,因为科学的预测,应对将来的研究有所帮助。例如相对论预测,光受巨大质量物体影响,会产生偏离。

那么,进化论预测了些什么呢?可以说,进化论没有给出过一个带风险性的预测。换句话说,总是等到客观事实发现后,进化论才如此这般地解释一通。

那么,智设论呢,却有不少预测。例如,智设论预测设计。“设计”是有特征的:计划性、局部和整体的配合性、构造预见性、前后呼应性、井井有序等等。相反,进化则预测无序。其实人们很少意识到,绝大多数生物、生化、生理的实验,是在设计的前提下做的。一个科学家不会把他的精力、资金,放在一个没有设计的目标上。

我们以警察的侦探工作为例。如果发现有人身亡,侦探的第一步工作,是研究这人是自然死亡,还是自杀、被杀。如果发现这是自然死亡(例如天灾、死者不慎等),那侦探工作就此结束。如果发现是有计划的(也就是有设计的),那么,侦探工作就从此开始。侦探不能接受无设计的案子,同样科学家不能对无设计的对象进行研究。

又如一个肾单元(nephron)。科学家最先从形态学(morphology)上研究。在显微镜下可以看到,一团微血管进入到一个杯状物(肾小球),从这杯状物引到一个曲

折的管道(近曲细管),又经过一个U状管(亨利氏襻),再经过另一段曲管(远曲细管),最后汇入汇集管,进入肾盂。

看到这个结构的人,绝不会认为这是无设计的。在这个前提下,科学家用了数十年,终于一步一步,发现各个部分的(奇妙的)功能。

再如遗迹器官。1859年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后,1895年怀德沙姆(Ernst Widersheim)发表了所谓的《遗迹器官》(注8),认为有些器官是进化过程的残余无用器官(Vestigial Organs)。他共列举了86项,人体中占了阑尾、松果体和尾骨等。后来医学发现,这些器官都有着各自的功能。现在,他这个单子几乎成为空单子了。这也是科学家们以相信设计为前提做研究的结果。

又例如“废物DNA”(Junk DNA)。DNA双螺旋结构发现之后,科学家们发现,在DNA长链中,绝大部分是无编码部分(Non-coding Area),进化论科学家以为也是进化的遗迹很快就称之为“废物DNA”。

然而,抱“设计”思想的科学家,却在其中发现了控制等各种功能——这是一大片尚有待开发的区域。于是有人仿宇宙学中的暗能量、暗物质,把“废物DNA”,改称为“基因谱的暗物质”(Dark Matter of Genome,注9)。废物不废,不敢怠慢了。

总之,以进化论的无设计作预测,学术就退步;以智设论的设计作预测,学术就进步。

 

五、助益

由于进化论的激进分子(例如道金斯)的反宗教,使一般人误以为,进化论反对一切宗教。其实,无神论一定要靠进化论来维持,但。但反过来却并不如此。进化论却不需要反对一切宗教信仰。进化论唯一反对的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独一真神(例如犹太、基督所信仰的神),其它神明,如希腊、中国、印度的诸神,宙斯、玉帝、如来、妈祖等,都不在反对之列。因为这些神明都不涉及创世问题。

我们基督徒反对进化论,固然出乎护教要求,但我们并不以圣经作依据而反对,而是以进化论没有充分的科学証据并智设论为依据。正如本文前部都是从科学立场上发言,是摆事实,讲道理。当我们与不信者谈道,不能先从圣经如此、如此说谈起。要从我们的共同基础上谈起,科学和常识就是我们的共同基础。

有人对智设论不满,因为智设论不明确提谁是设计者。其实,它是受了科学的証据所限制。例如考古家见到一组楔形文字,可以辨别为智者所为,而未必知道这智者是谁。这是科学态度。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否则就不成其为科学。

但当我们拿这科学知识,来对照圣经《创世记》和其它圣经书卷,例如《诗篇》和先知使徒的言论时,显而易见,此设计者就非上帝莫属。因为上面谈到的玉帝等各路神明,都没有资格。哲学上,智设论同样能排斥泛神论(Pantheism)和自然神论(Deism)(注10)

现在的新动向是,进化论阵营在智设论逐步进入主流的压力下,开始积极向教会和主日学推行进化论。NCSE主席斯考特,身为无神论者,竟亲自办讲习班,邀请教会人士参加学习,宣讲达尔文主义和宗教并不冲突。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最近还推出了一本为教会使用的主日学专门教材,《进化论对话》(The Evolution Dialogues)(注11)。

2006年2月12日,为记念达尔文197岁生日,称该日为“达尔文周日”(Darwin Sunday)。全美有596个牧师,在讲道中宣传进化论。据媒体观察这些都不是保守型(Conservative)教会,而是进步型教会(Progressive church)所提倡的。我们不能不问一声,他们所信的神是谁吗?

 

六、改变

历史上讲科学和信仰的关系,分三个过程:

(1)科学和信仰对立:科学本产生于信奉基督教的欧洲(注12),但科学和信仰的对立,是无神论者高举科学、提倡科学主义的结果。这是十九世纪到廿世记的事情。进化论在其间,起了关键的作用。道金斯说,进化论使无神论者得到智能上的满足。

(2)科学和信仰分立:提出此说的人是古特(Stephen J. Gould),他提出“互不交叠的管辖区”(NOMA,Non─overlapping Magisteria)。

他的意思是,所谓科学,告诉人们天体怎样运行(how the heavens go),而信仰,告诉人们如何去天堂(how to go to heaven)。前者管物质世界,后者管道德伦理。河水不犯井水。

看起来,这样是减少了对立性。其实质,还是把科学看作是客观的、理性的,而信仰则为主观的、非理性的。基督徒若要作科学家,则必须把脑子分隔开来:在实验室用一半,在教会用另一半。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这个分界线要由谁来划定?由科学家吗?近年来的科学伦理问题,多发生在这所谓的分界线上。

(3)科学和信仰科和谐:现在由于智设论的贡献,科学指向了信仰的实在性——真正的科学不但不反对信仰,且在宇宙发生学上、生物学上的设计証据,都指向了基督教信仰的实在性。基督徒作科学家,不但没有难处,还可以像大卫王的诗篇一样,以设计的奇妙来歌颂神创造的奇妙。到此,我们终于回到了现代科学革命先驱原先的意愿上来了。(全文完)

 

注:

7. 见Stephen Meyer: The Scientific Status of Intelligent Design。此文引用他的博士论文。见www.discovery.org

8. Connelius G. Hunter: One Long Argument: The religion behind the scientific arguments for evolution: Proceedings of the Intelligent Design and Evolution Awareness(IDEA) Conference 2002, USF San Francisco P98

2. David K. Dewolf, et al: Traipsing into Evolution, Discovery Institute, 2006

9. Time Magazine: October 2, 2006. p.48.

10. Lee Strobel:The Case for a Creator,page 81,83。2004 Zonderva

11. Catherine Baker:The Evolution Dialogues 2006

12. 唐理明:《失之毫厘谬千里》,海外校园72期

 

作者于1955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现在美国旧金山的UCSF大学Mt. Zion医院做文书工作。

 

 

你可以留言 或者通過引用本文到你的站點上.

留個言吧(*^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