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依德、魯益師和常青藤大学:上帝这问题《终极之问》

星期二, 十月 25, 2011 17:48
Post by Kai    

Echo 译,PC编

对许多人来说,很难想象哪个地方会比哈佛大学更难接受基督的思想及这思想所带耒的改变(包括个人和文化生命的改变)。

然而在哈佛,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恰恰就是关于基督的世界观与世俗观点抗衡时所显现的力量。

该门课叫“弗洛依德和魯益師:两种相对的世界观”,授课人是我的好友,Armand Nicholi 博士。Nicholi是哈佛医学院的教授,和《哈佛精神病学指南》的编辑,也是位虔诚的基督徒。

在此课程中,Nicholi把弗洛依德作为世俗世界观的象征。这种世界观认为关于上帝的传统观念是“令人困窘的”,甚至是幼稚的。犹如Nicholi所言,“弗洛依德一直是道德相对主義和物质享乐主义的代言人。”

相反地,他盛赞魯益師为“当今绝对真理和宗教信仰的主要代言人之一”。为何将这两位知名人士合在一起研究会有很大的成果呢?Nicholi说,因为魯益師“对弗洛依德的观点做出了回应”, 而且“他深入了解弗洛依德的理论”。 在魯益師歸依基督之后,他许多的著述都是对四面八方包围他的、弗洛依德世界观的直接回应。

例如,弗洛依德曾写道;宗教信仰是荒唐的,是智力缺陷的征兆。魯益師则针锋相对地说,“任何试着真诚地过信仰生活的人,会很快发现自己的智力有所提高。”鲁益师曾身历其境,可以现身说法。

弗洛依德写道,“性爱(是)所有快乐的原型。” 而魯益師则认为“任何快乐,即便是今生的享乐,都必须以相当大的克制为前提. . . 屈从我们所有的欲望导至. . . 任何事情都会造成对健康的损害。”
这些直接的对比,两种世界观之间的对话,在大学校园里犹为需要。欣赏这种需要的人当中有Hornblower,一位歌剧演唱者和企业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修过Nicholi的这门课。

Hornblower提到“今天在这我们国家 [美国] 所发生的两桩骇人听闻的丑闻里(Enron公司和波斯顿天主教区丑闻),哈佛人都扮演了主角。当你只关注知识教育而不顾道德教育时,教出来的学生也许很聪明,但对他们来讲,成功就变成了一切。” 阿门。

对Hornblower这一观点的支持者大有人在。Nicholi所开设的学术讨论会大大受欢迎,以至教室的座位仅能容纳四份之一的选课学生。如果你从未参加过这个讨论会,你也可以从Nicholi的著述中获益匪浅。因为在Nicholi的新作–《上帝这问题:魯益師和弗洛依德有关上帝,爱,性和生命意义的争论》一书中你可以获得相关的讯息。

这本书如此扣人心弦(它也是馈赠朋友的好礼物)的原因是,尽管Nicholi是一个基督徒,但他只把魯益師和弗洛依德各自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些问题的看法进行比较,而并未发表己见。这两个人分别代表自己的观点;弗洛依德代表相对主義;魯益師代表对基督的信仰。让人们通过案例本身的力量来接近真理—这才是最好的辩护。而就这场辩论而言,不用担心,因为魯益師显然站了上风—因为他代表着真理。

欲知更多有关信息,
要登陆这些链接,请复制并粘贴以下所有网址到你的网络浏览器上。

Armand M. Nicholi, Jr., “When Worldviews Collide,” THE REAL ISSUE,
January 1998, part one of a speech delivered at 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 23 September 1997.

Part two of the speech appeared in the March 1998 edition of THE REAL ISSUE.

Jack Thomas, “Nicholi’s Believe It or Not,” BOSTON GLOBE, 13 May 2002.
(The article is archived and costs $2.50 to retrieve.)

Gina Dalfonzo, “Lewis vs. Freud: On God, Love, Sex, Etc.,” BOUNDLESS, 9 May 2002.

David Neff, “The Dour Analyst and the Joyous Christian,” CHRISTIANITY TODAY, 19 April 2002.

成长起来还是醒悟过来:有关上帝的问题

真是上帝创造了天地吗?抑或整个宇宙的形成只不过是“机缘巧合”的突发事件?
在《有关上帝的问题》这本书里,哈佛大学精神病学家阿芒德.尼古历博士在两个颇具影响力的人物之间设计了一场有关此问题的讨论。其中一位是著名的精神病专家,另一位是研究中世纪文学的资深教授,且二人针锋相对,立场明确。今天,尼古历博士写道,我们需要问问自己,他们的观点有多少是有事实依据的,又有多少是出于一时冲动而歪曲真相的呢?
对于上帝是否存在这个问题,精神病学家西格蒙.弗洛依德的回答是“不存在!”相信他所标榜的“那位理想化的超人”“显然是幼稚”的,“有悖于事实”的。尼古历写道,弗洛依德“强烈地主张我们要面对这样一个严峻的现实:我们每个人在宇宙中都是孤零零的”,“简而言之,弗洛依德大叫道:‘快快成长起来!’”
尼古历接着说,针对上帝是否存在这个问题,牛津大学教授C.S.路易斯响亮地答道,“存在!”路易斯指出这样的事实,宇宙中到处充满了类似“头顶的星空和内心深处的道德法则”这样的“路标”,“无庸质疑,它们全都清清楚楚地指向那位智者(主耶稣基督)”,于是,路易斯也大声疾呼,“快快醒悟过来!”
弗洛依德指责《圣经》“充满了自相矛盾和不能自圆其说的虚妄之辞”。宗教,弗洛依德写道,不过是“人类普遍的执拗的精神病”。耶稣所传的道“不但在心理上做不到,对我们的生活也毫无用处”。尼古历在书中说,弗洛依德深信,心理分析“已经向我们展示了一位肉身的上帝,从心理学的角度讲,他不过是位高尚的父亲。”而这恰恰“反映了人类的强烈愿望和内心深处的需要。”
作为反驳,路易斯拿出了上帝存在的证据。他指出,“耶稣给我们留下了道德心和是非感。在整个历史变迁中,一直有人试着。。。。。。恪守这些原则。”
尼古历也注意到,路易斯针锋相对地指出,“圣经所提倡的世界观包含了相当浓厚的绝望痛苦的情绪,这当然绝不是世人所岂盼的。”“我总是认为世人不可能创立一种类似基督教那样要求我们帮助穷人、热爱仇敌的宗教。”尼古历写道。
神经科学家最近发现有证据表明人类的大脑先天就会产生信仰。这证实了基督徒一直相信的神的意象—上帝的形象存在于我们的心里。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尽管弗洛依德已决心证明上帝不存在,但他直到临死仍对上帝念念不忘。让人不解的是,弗氏反对信仰的论点体现的却是,如尼古历所描述的,“一种紧张、激动、急于辩驳,又时常充满绝望、乞求的论调”。“为什么他不能将这个问题放下?也许恰如路易斯所言,我们永远不能把神的问题搪塞过去,除非内心深处的愿望(路易斯和弗洛依德所体验的愿望)得到满足,否则我们永远也不能安宁。”
路易斯和弗洛依德仍在影响着千千万万的人。读一读尼古历的这本基于自己在哈佛多年的授课经验写出的书—《有关上帝的问题》,你会领悟到两位智者是如何解决有关信仰问题的。他们的答案将帮助那些犹疑不定的人们做出抉择—信仰上帝究竟是“明显的幼稚”,还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Echo Zhang 译

你可以留言 或者通過引用本文到你的站點上.

留個言吧(*^__^*) ……